您的位置 : bz55小说 > 资讯 > > 他凉了凉婚向安安/盛柏霆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他凉了凉婚向安安/盛柏霆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时间:2018-06-27 17:36:47来源:网络
他凉了凉婚小说,作者月笙歌,主角向安安、盛柏霆,所有人眼里,她向安安是个心机婊:不但夺走姑姑的未婚夫,还逼迫姑姑远走高飞。这些,她不在乎,她想她爱他十年,结婚五年,总会将他的心捂热。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站在精神病院里,她说:救我。盛柏霆给她的答案却是,与我何关?然而,当她终于撑不下去时,他说:安安,放弃孩子,我们重新来过。她信了,她以为终于将这漫长的路走到尽头,可当躺在手术台上,忍受着肚子被活生生切开,那属于她的东西摘除时,她才明白她永远抵达不了有他的尽头,而且她遭报应了,放弃孩子贪求不该贪求的报应…… 他凉了凉婚向安安/盛柏霆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他凉了凉婚小说简介 所有人眼里,她向安安是个心机婊:不但夺走姑姑的未婚夫,还逼迫姑姑远走高飞。 这些,她不在乎,她想她爱他十年,结婚五年,总会将他的心捂热。 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站在精神病院里,她说:救我。 盛柏霆给她的答案却是,与我何关? 然而,当她终于撑不下去时,他说:安安,放弃孩子,我们重新来过。 她信了,她以为终于将这漫长的路走到尽头,可当躺在手术台上,忍受着肚子被活生生切开,那属于她的东西被摘除时,她才明白她永远抵达不了有他的尽头,而且她遭报应了,放弃孩子贪求不该贪求的报应…… 柏霆,我再不要爱你了。 盛柏霆看着抓空的手,忽然发现,他似乎错过了……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insd m="1" i="7357"} 他凉了凉婚小说试读 第1章离婚由不得你 狂风肆意地吹着,向安安站在屋顶边缘上,冷冷地看着不远处的两人,泪水不停地落下,却让凌乱的发丝掩盖了眼底最浓的悲凉。 “向舒暖,我没有欠你,是你们向家欠我,你们欠我!你们不是还想在一起?我成全你,我成全你们!” “盛柏霆,我恨你!” “向舒暖,我恨你!” 她身子往后一仰,整个人往后坠落。 “安安!” 盛柏霆疾步上前,却只抓到一片衣角,他看着她远去,那双眼,绝望的悲凉中带着死寂……他怎么都无法忘记,如影随形。 向安安却笑了,那只落空的手,她多想他曾经能够伸出来抓住她,曾经她那么奢望他能够回头看见她,曾经……那一幕幕如走马灯在眼前掠过,她仿佛又回到了曾经………… 执迷最苦。 向安安一直都明白。 可是,她就是放不下盛柏霆,自从第一次见他,他就让她从一个懵懂不知的少女变成满是忧伤和期盼的女人。 等着,念着,盼着,二十岁了,固执的嫁给他,固执的守着没有他的这个家,她以为他追累了,一定会回来,会回头看见还在原地等着的她。 又是一年,两年…… 又是一个五年,她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 盛柏霆,她,要爱不起了,多年的执迷不悟,该醒了。 …… 手臂上的纹身那么刺眼,刻在肌肤上,烙在心上。 向安安拿起滚烫的茶壶毫不犹豫的按在“霆”字上。 灼热的疼痛顺着肌肤蔓延,刺激着她每一根神经,疼,真疼,剜心般的疼痛。 向安安倒吸了一口冷气,却没有拿开茶壶,她告诉自己,疼一会儿就好了,没了,就不会再疼了。 不哭,向安安不哭,不过是拔掉心尖上的那根刺而已。 柏霆,柏霆…… “你在做什么!”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这安静了五年客厅里响起,带着一丝令她迷恋的焦急。 他回来了,他竟然在她要放弃的时候回来了,眼睛陡然酸涩,心头也瞬间溢满苦涩的味道,她努力的张了张嘴:“柏霆,我放你自由。” 不,他一直都是自由的,压根不需要她放,一直都是她自作多情。 盛柏霆听到那哀哀的声音,心脏猛地一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消失,但他不敢去细想,他怕自己看见不想看见的东西,他怕自己追随了那么久的爱情突然间崩塌。 他看着她通红起泡的手臂,没来由的焦躁,低沉的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与厌恶:“别要死要活的,要死也别死在我这儿。” 向安安身子一颤,手里的茶壶跌落在地上,开水满地,冒着丝丝热气,原来……原来是她想多了,在听见他的声音,在看到他的人时,纵使觉得要放下,她也有那么一刹那的期盼,她以为他回来了。 可是,终究是她奢望了。 这儿是他的地方,并不是她的家,她守了那么久,还是什么都守不住。 她努力的扯起一抹笑容,歉然的开口:“对不起,我不会死在你这儿。” 盛柏霆眉头一紧,黑沉的眸子里透出一丝复杂的神色,幽幽地盯着她,仿佛是不认识她一样,许久,他沉沉的开口:“别在家胡闹。” 家吗? 向安安自嘲的笑了笑,她不能再多想了,不然又要陷入执迷不悟中了,她凝视着那高大的身躯,好一会儿,终于彻底下定决心:“柏霆,我愿意离婚。” 说出这句话,她全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走了,娇小的身子无力的靠在橱柜上。 离婚,离了,什么都不是了,她追了那么久……呵,其实她比他幸运,至少她以为她可以那么早的回头了,而他依然还在固执的追逐着姑姑。 瞧瞧,他们两人是多么相像的人,可终究是遇见的太晚,如果早一点,或许就能变成她奢求许久的美梦了。 轻淡如风的声音飘入耳里,盛柏霆好不容易忽略的心绪又被轻易点燃,他不耐烦的皱起眉头,冷声嘲讽:“你想结婚就结婚,你想离婚就离婚?” 她从来都是这么任性,从不曾考虑过旁人,可偏偏……这双眼睛像及了那位人。 第2章她单身你离婚正好 向安安抬起头对上盛柏霆冷凝的眼神,心头凉凉的,她也不想这样啊,可是这空荡荡的屋子,她守的好累啊。 “嗯。”她轻轻地点了点头,“柏霆……” 想说的话在唇齿间溜了一圈,又落回到了肚子里,终究是说不出来残忍的话,她不忍戳他,她舍不得他出现受伤的眼神。 她记得,他看着姑姑的眼神,黑沉的眸子里荡漾着似水柔情,泛着丝丝涟漪,而她努力了那么久,依然什么都得不到。 既然如此,得不到那就得不到,只要依旧能够让他留有看向姑姑的柔情就好。 过往的谎言…… 柏霆,对不起了。 “你……”盛柏霆看着她云淡风轻的样子,心头越加的烦躁,这样的她像及了那位人。 唯独不像的,就是他知道她熬不了,他就知道她不过是个被人宠坏的孩子,任性妄为,他冷冷睨了她一眼,丢下一句话,携着一股无名火匆匆离开,他……后悔今天脑子发抽的想要回来看她。 “由不得你来做决定!” “由不得,由不得……”向安安轻喃着他丢下的话,眼里泛起氤氲。 是,都是她自找的,是她飞蛾扑火,是她执迷不悟。 可是—— 她都明白自己错了,承认后悔了,为什么…… 她看着消失在门后的背影,大声喊道:“姑姑要回来了!” 音落,她透过小小的缝隙,清楚的看到那高大的身影晃了下,脚步踉跄,从来她都知道向舒暖是他心口的朱砂痣白月光,而她是卑鄙的窃贼,盗窃了他为向舒暖准备的一切,鸠占鹊巢。 “我还给你,我通通还给你们,我不要了,我……” “你不要?来不及了!”盛柏霆的声音陡然截断她的话,带着阴沉沉的凉意,他竟然返身回来了,但目光比刚才更冷。 他不急不缓地走进屋子,朝她靠近,身上携着的寒意让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她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却发现自己已抵在橱柜上,别无退路。 向安安仰首看着他,嘴角微动,努力了好久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她单身,你离异,正好。” “好?” 盛柏霆笑了,可那笑始终不曾抵达眼眸,他抬手轻拂过她垂落的发丝,幽幽而语:“你说带孩子的女人与比起未曾开苞的女孩儿,哪个好?嗯?” 他的声音微扬,修长的手指滑过她粉嫩的嘴唇,最后定格在她的眼角:“怎么不说了?安安,你知不知道你这双眼像及了她,可是终究不及她,但你比她干净,你说……你害我失去她,我还会再让你干干净净的离开?” 凉凉的声音让向安安浑身哆嗦,就连声音也带着颤抖:“柏……柏霆,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 他笑了笑,笑如梦魇,让她一身荒凉。 “安安,我们五年了,是不?” 盛柏霆的手顺着她的面颊一路滑下,划过脖颈时,她的身子莫名的颤了下,伴随之的还有一股异样的酥麻。 “柏霆,不要……” 她抬手抓住他的手指,眼里泛起一丝惧意,她对着他摇摇头。 “不要?” “向安安,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当一个名副其实的盛太太,怎么不要了?” 盛柏霆甩开她的手,毫不留情的扯去她的衣服,美好一览无余…… 第3章向安安你真脏 盛柏霆不曾向安安一丝怜惜,在她毫无准备下,撞击了她的灵魂,只是当她还没来得及喊疼时,他就飞快地退出身子,眼里带起一丝厌恶。 “向安安,你真脏!” 向安安一怔,不解地看向他,连喊痛都忘记了。 可就是这么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让盛柏霆心头燃烧起怒火,他看着她,神色越发冷沉,嘴角却勾起一抹冷笑:“这五年来,倒是不寂寞,这么想离婚,看来是找好下家了,你说说你又要逼得谁抛妻弃子?” “你……什么意思?”向安安听不懂他的话,明明每一个字又都明白。 盛柏霆轻笑了下:“向安安,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装蒜?都被别人碰了,还要到我面前装纯?” “我……”向安安终于明白他眼底厌恶从何而来,也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她,可是她的男人从来就只是他,只有他,她摇摇头,“我没有。” “没有?” 盛柏霆冷笑:“你当我傻子?不过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的那一位姘头是谁!” “我没有。”向安安固执地否认着,却又守着十年前的那个秘密,那个让她从少女变成女人的秘密, 她……并不想要毁了他曾有过的美梦。 “呵。” 盛柏霆低笑,视线划过她美妙的身姿,阴沉的眸子里倏然亮起火焰,他一把抓住她的身子将她欺压在身下,再次释放汹涌腾起的火焰。 那紧致的媚惑让他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可一想到他圈养在家中的金丝雀已让人玷污,便凶狠的驰骋起来,丝毫不顾身下的人疼得整个人扭曲的蜷起来。 “柏……柏霆,”她颤抖着想要求饶,可溢出的声音连她自己都觉得羞涩,她……咬住了唇,可下一刻就被他蛮横的撬开,不顾她躲闪,追逐着她,寸寸向前,攻城掠地。 盛柏霆不知道自己在她身上驰骋畅游了多久,起来时只觉得浑身舒畅,那是他曾未有过的体验,但当视线瞥见脸色绯红依旧满眼情欲浑身散发着媚惑的向安安时,愉悦的心瞬间沉了下来。 他微俯下身子,睥睨着瘫软在地上的向安安,冷声警告:“给我老实呆在家里,最好别让我碰到你那姘头,否则……你好好想想安老爷子。” 向安安动了动身子,想要起来,却发现浑身酸乏无力,仿佛被车碾压过,她尝试了几下,最终放弃了,她对上他的眼,摇摇头:“柏霆,我没有。你……你不要伤害爷爷,跟他无关,他……” “他只是太疼爱你了?” 盛柏霆嘴角的嘲讽让她满心晦涩,她偏过头不想去看,却又忍不住去看他,那熟悉的眉眼她有多久没能这样看了,五年,还是十年? 向安安不忍细数日子与次数,每数一次,便宛若用刀凌迟自己的心一次。 她抿抿唇,轻轻的应了声“嗯”,却有些自欺欺人。 盛柏霆看着她垂下眼眸,当无法看清她眼底的神色时,心头掠起一丝焦躁的怒意,他一把将她从冰冷的地面上拽起,扛到床上丢着:“蠢货!”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他凉了凉婚向安安/盛柏霆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他凉了凉婚向安安/盛柏霆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分享:小木类型:状态:完结 他凉了凉婚小说,作者月笙歌,主角向安安、盛柏霆,所有人眼里,她向安安是个心机婊:不但夺走姑姑的未婚夫,还逼迫姑姑远走高飞。这些,她不在乎,她想她爱他十年,结婚五年,总会将他的心捂热。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站在精神病院里,她说:救我。盛柏霆给她的答案却是,与我何关?然而,当她终于撑不下去时,他说:安安,放弃孩子,我们重新来过。她信了,她以为终于将这漫长的路走到尽头,可当躺在手术台上,忍受着肚子被活生生切开,那属于她的东西摘除时,她才明白她永远抵达不了有他的尽头,而且她遭报应了,放弃孩子贪求不该贪求的报应…… 更多章节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