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bz55小说 > 资讯 > > 白首无归期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白首无归期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时间:2018-07-18 15:00:33来源:网络
白首无归期小说,这是一本古言情小说,作者君子蘅,主角阿时、蒙崆,时间和空间是两道为人生织锦的梭子,他们的穿梭来去竟如此无情。转山转水转佛塔,相遇相知不相识。生活是一个圆,她与他,最初相遇,累年相知,别离后,千年黄泉路远,他跋涉白水黑山,踏破铁鞋无数,最后,他们终究相逢…… 白首无归期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白首无归期小说简介 时间和空间是两道为人生织锦的梭子,他们的穿梭来去竟如此无情。转山转水转佛塔,相遇相知不相识。 生活是一个圆,她与他,最初相遇,累年相知 别离后,千年黄泉路远,他跋涉白水黑山,踏破铁鞋无数,最后,他们终究相逢…… 白首无归期小说试读 第一章终于出现 四月,晴空万里。 骏马在原野上驰骋,马背上,男人目光森然,恨恨盯着身前的狼狈女人。 “阿时,你骗我好苦!” 就在方才,北国战俘正在实行牵羊礼,身为南君的他漠然观礼。 可千万没想到,她会从一众战俘中冲到他的马前,出口便喊道:“阿崆!” 士兵过来,一鞭挥下,疼得阿时痛呼了一声,将无尽思念再次吞回腹中。 士兵朝男人跪下,道:“王恕罪,属下即刻将这北国奴隶带去处置。” 男人在听到她的呼唤时,眼底涌起一抹动容,旋即快速沉了下去,脸色冷硬得可怕。 他道:“不必。” 说着,他长臂一伸,一把提起了阿时,精壮的双腿夹紧了马肚,带着阿时掠影而去。 阿时趴在马背上,胃里被颠得难受。 心底的思念涌动,像是蓄了经年的洪水,只想立刻破开堤坝,一顷而下。 可她却死死咬唇,怎么也不敢张嘴,她怕一开口,之前竖起的所有防备都轰然倒塌。 耳边呼呼风声响起,传来男人的恨然话语,“你终是舍得出现了?” 口吻阴寒,那样恨极了,怨极了。 一千年的光阴,忘川水中寒凉刺骨,奈何桥前寂寞孤冷,他等了她一千年。 蒙崆扳正了她的身子,让她仰头坐在自己身前,粗暴地扯去她身上松垮披着的羊皮,一股膻味扑鼻而来。 他大掌狠狠掐着她的脸颊,骨节泛白,恨不得将她置之死地。 “怎么不躲了?你不是躲得厉害么?接着躲啊!” 看准了她的纤细脖子,蒙崆大手向下移去,一把将其扣住,用尽了全身力气。 呼吸渐渐苦难起来,阿时脸色涨得通红,眼中蓄满了泪水。 蒙崆恨然放开了她,一掌拍在了马儿屁股上。 汗血宝马长嘶一声,跑得愈发凶狠,几乎要将人甩出。 阿时被迫抱住马脖子,身体微躬,以极其屈辱的姿势禁锢在他身前。 男人眼眸一沉,大刀阔斧地劈进,趁势攻城略地,以泰山压顶之势逼迫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蒙崆掐着她的腰,“这天下要亡了,你才舍得现身……阿时,你骗我!” 阿时脚尖绷紧,身体被填得满当,随着男人注满恨意的深入,带来撕裂的痛楚。 胃里翻江倒海,阿时不住想呕,却还是强忍住了。 只要他解恨便好! 曾经两人许诺黄泉为友,共入轮回。 是她背弃了誓言,让他一人独自承受轮回之苦,她该遭报应的。 蒙崆还在折磨着她,阿时忍泪硬挨,又是想笑,又是难过。 她终于找到了他,跨了山川湖海,隔了经年岁月。 哪怕眉眼俱改,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她多想岁月就此打住,可她的责任不许她儿女情长。 第二章情难斩 南国向天下宣战,南君带着军士踏破了一座座城池,鲜血洒遍了一个个角落,天下陷入不休的征战杀戮中。 临走前,族人殷切地对她说:“天女,请一定要取得暴君性命,还天下一个安宁。” 她一定要做到,可是心里又有那么多自私的不舍得,是她亏欠他在先。 她再也还不清了。 阿时如今的身份,是南国新得的北国俘虏。 白天荒唐过后,蒙崆便对她不管不顾,她和一众北国女人一样,被扔在了浣衣院。 浣衣院,是军中青楼,是所有女人的噩梦。 夜深了,身体被蒙崆折磨得虚软,阿时倒在臭得令人泛呕的角落里昏睡,意识迷蒙之时,身上一重,有人压了上来。 “能让王失态的女人,也不怎么样嘛。” 那人说着,大手探进了她的衣领,在她肌肤上肆意游走。 阿时勉力伸手想要推开,却被那人钳制住。 她无法,张口就朝对方不轨的手狠咬了下去。 劈头一个巴掌落了下来,阿时被打得眼前发黑,嘴巴动了动,吐出一口血沫子。 “浪蹄子,”那人骂道,“爷都不嫌你脏,你还敢咬爷。” 说着,两手迫不及待地就要去扒她的裤子。 阿时明显感受到那物挺直地在她外面蹭着,让她没来由地一阵恶心。 紧咬了唇,阿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趁着那人意乱之际,屈膝朝他下档踢去。 那人痛苦弯身,口中骂骂咧咧地冲阿时肚子踢了两脚。 阿时得了自由,忍痛从地上爬起,想要离开,却被那人一把扯住头发。 她的头被狠狠磕在墙上,留下斑驳血迹。 那人道:“贱人,爷要你知道惹怒爷的下场。” 那人阴狠一笑,从烛台上取下蜡烛,一把将她贯在了地上,扳开双腿,蜡油快速地滴下,落在了她的私处—— “啊——” 剧痛瞬间穿透四肢百骸,柔软处灼痛愈重,阿时忍不住汗如雨下,痛喊出声。 “臭娘儿们,还敢对爷动手……” 话音未落,便已被门口肃杀的罡气吓得魂飞魄散,手中蜡烛滚了下来,“王……” 蒙崆破门而入,长身玉立,周身环伺凛然怒意。 他掐住了那人的喉咙,手指直直抠进那人皮肉之中,似要将其喉管穿破。 冷哼一声,蒙崆将那人狠狠掼在了地上。 李成摔得四仰八叉,蒙崆抬脚便朝他腿间要命之处踩下,用脚尖使力碾压着。 “啊——” 杀猪般的叫声立即被蒙崆的阴寒眸子止住,李成憋着痛意不敢告饶,只得默默忍受着。 痛意稍减轻些,阿时勉力将衣衫整理好。 正要扶墙起身,却被蒙崆的话彻底定在原地。 他说:“他看见你的身子了?” 阿时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蒙崆眼底阴沉,好似凛冽寒日里兜头而下的冰块,冰冷刺骨。 不等她回答,蒙崆已然从地上拾起那根冒着黑烟的蜡烛,将蜡油滴在了李成的双眼上。 李成痛嚎不止,痛苦地在地上不住滚动,暗暗在心里记下了这笔仇恨。 蒙崆皱眉看着愣神的阿时,眼底浪潮翻涌,伸手将她一把扯带了出去。 第三章时空长门 蒙崆沉着脸,手上的力道不觉加深,似要将她的手腕狠狠捏碎才罢。 他突然转身,“你不是时空长门的天女么?就任由一个混蛋欺负到你头上?” 阿时疼得冷汗涔涔,一路被他拖着走来,几欲晕倒过去。 此刻蒙崆一声质问,让她不由打了个激灵。 她否认道:“王弄错了,奴不晓得什么时空长门。” 蒙崆一直保留着上一世的记忆。 阿时现在才后悔莽撞与他相认,可她再忍不住思念折磨。 阿时知他恨她,她也愿承受他的报复,可她只怕再伤他一次。 气氛瞬间冷凝下来,蒙崆掐着她的下颚,逼迫她对上自己的眼睛,“你再说一次?” 指甲深深嵌进皮肉中,阿时才找到片刻清明,“奴不认得。” 那双眸子里盛满了倔强,皮相和从前并无一处相似,可他知道,就是她。 他用了一千年来等待的人,就是死了化成灰烂成泥,他都永远记得。 “好!”他讥诮冷笑,眼底尽是残虐,“你不记得,孤来帮你。” 时空长门,能使时光停留,隐匿了近千万年,无迹可寻。蒙崆将天下翻了过来,都没能再找到。 可如今阿时现身,蒙崆不信他找不到。 号角吹响,火把将斗兽场照亮,映得半边如墨天幕发红。 白日里受尽折辱的俘虏被尽数驱赶了进去。 阿时与蒙崆站在数百尺高的高台,底下是黑压压的北国战俘。 南国士兵俱是狂肆狞笑,发出振奋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突然,台上安静了下来,一声咆哮响起,震得阿时有些恍惚。 她只觉脚下有些微异动,片刻后,大地竟开始强烈的震动。 斗兽场中突然冲出许多头牛来,而那些战俘身上,俱是挂着鲜红绸布。 那些战俘惊恐尖叫,在底下四处逃窜。 可处于兴奋中的巨兽哪里能饶过他们? 有些人被牛角穿肠而亡,有些人被牛蹄踩踏而死,惨不忍睹。 蒙崆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切,口吻极度阴寒,“你不是要救苍生么?用你长门一族来换。” 他用天下人的性命胁迫她现身,不是为了报复她一人,竟是想要她一族覆灭么? 寒意自脚底升起,沿着脊梁瞬间窜遍全身。 阿时忍不住战栗,咬牙道:“奴不知。” 蒙崆冷笑,当初他被她的族人追杀,几度丧命,最后,竟还是因她而死。 现在想起来,倒真是可笑得很。 “不知?”蒙崆掐着她的脸,迫使她仰起头,“那你为何还要出现?” “长门的人就是虚伪,口口声声说着要拯救苍生,其实也不过是一群苟且偷安的小人罢了。” 语中尽是轻蔑和厌恶。 他将天下变成生灵涂炭的人间修罗,将过往那些待他真心的人贬得一文不值。 阿时突然不敢呼吸。 那些话语狠狠压在胸口,将她身体里所有的空气抽尽,骤然一锤子落下,连着她的心,被砸得模糊不堪。 蒙崆松开了她,漠然开口:“将她扔下去,孤要看她如何救这苍生。”
白首无归期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白首无归期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分享:小木类型:状态:完结 白首无归期小说,这是一本古言情小说,作者君子蘅,主角阿时、蒙崆,时间和空间是两道为人生织锦的梭子,他们的穿梭来去竟如此无情。转山转水转佛塔,相遇相知不相识。生活是一个圆,她与他,最初相遇,累年相知,别离后,千年黄泉路远,他跋涉白水黑山,踏破铁鞋无数,最后,他们终究相逢…… 更多章节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