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bz55小说 > 资讯 > > 爱妃你敢玩跳槽龙玥君无邪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爱妃你敢玩跳槽龙玥君无邪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时间:2018-08-04 09:35:14来源:网络
爱妃你敢玩跳槽龙玥君无邪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爱妃你敢玩跳槽小说,这是一本穿越言情小说,作者青墨,主角龙玥、君无邪,“哥哥,你嫌我脏?”鲜血洗涤了宫殿,她赤裸着身体,主动攀附上他的唇瓣。“玥儿,此生此世,此身此心,已是我的,你若敢逃,我定血洗江山,作为你的嫁纱。”七夜的缠绵,他在她的肩头亲手刺下了一个“囚”字,他以为她已成傀儡,却不想……“你对我做了什么?”他躺在床上,无力地看着她将衣服一件件穿上。“你杀了我们的孩子,从此,你不配再有子嗣。”嘴角的笑如同午夜漫放的罂粟,致命而蛊惑,华丽的转身,她不是休夫,而是跳。。。 爱妃你敢玩跳槽龙玥君无邪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爱妃你敢玩跳槽小说简介 “哥哥,你嫌我脏?”鲜血洗涤了宫殿,她赤裸着身体,主动攀附上他的唇瓣。 “玥儿,此生此世,此身此心,已是我的,你若敢逃,我定血洗江山,作为你的嫁纱。”七夜的缠绵,他在她的肩头亲手刺下了一个“囚”字,他以为她已成傀儡,却不想…… “你对我做了什么?”他躺在床上,无力地看着她将衣服一件件穿上。“你杀了我们的孩子,从此,你不配再有子嗣。”嘴角的笑如同午夜漫放的罂粟,致命而蛊惑,华丽的转身,她不是休夫,而是跳。。。 爱妃你敢玩跳槽小说试读 第1章被那个那个了 “轰”的一声,她的瞳孔骤然焦距与一点,又慢慢地扩散开去。 心脏被瞬间贯穿的感觉,鲜血喷涌而出。 在这个狂风怒吼,电闪雷鸣的夜,她的身体正以一个优美的弧度,倾倒在了巨浪翻滚的大海之中。 “扑通——” 多么不和谐的声音,被掩埋在了巨浪之中。 红色的血液在深蓝的海水中晕染出一朵朵的妖冶。 好美的花,在她的头顶一圈一圈荡开,转而消散。 她想去抓住它们,却如何都触碰不到。 那是她的血,也是她的命。 黑暗,死寂,湿冷…… 死亡在向她招手。 她死了,唯一的一次失误,便断送了她的生命。 手心传来温热的触感,好似在驱赶所有的阴冷和黑暗。 怎么回事? 她挣扎地睁开双眼,猛然想起手心里紧握的那块古玉,那块她用生命夺回来的龙凤玉佩。 它是在不甘与自己共同埋葬海底吗? 龙玥自嘲着,而下一刻便是满目错愕。 不可思议的画面,她的血液竟沿着那圆形玉佩的纹理,一点点渗入到了里面,最后染红了玉佩中栩栩如的生龙凤图案。 强烈的白光铺天盖地,瞬间袭来。 来不及惊慌,她的灵魂便被抽离开去,卷入到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啊……”下身剧烈的疼痛,前所未有的感觉,好似血肉正被从身体的深处撕裂开去。 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穿越了长长的通道后,她的身体似乎一下子从冰雪里坠入到了滚滚热浪之中,灼烧的难受。 “怎么,痛吗?”耳边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低沉魅惑,如同鬼魅一般,那一声问,不带有丝毫的怜惜,反而充满得意的快感。 是谁? 猛地睁开双眼,出于本能,她的手刚好抵在男子贴近过来的脸上。 冰冷的触感,无尽的黑暗中,她依稀可以辨别出,那是一张金属材质的面具。 面具?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已经死了吗?这又是哪里?是那块古玉…… “不要担心,很快,你就会很享受的。”他撕咬着她圆润的耳垂,抓住她的手腕,加大腰部的力道,发泄一般,猛烈地贯穿着她柔软娇嫩的身体。 “啊,好痛……”再一次剧烈的疼痛,她惊呼出口,这才霍然清醒过来,她居然正在被一个男人给那个、那个。 Fuck! “混蛋,放开我,马上给我滚开……”她怒吼着,想要去推开他,却发现自己居然毫、毫无力气了? 大爷的,怎么会这样? 难道说? 龙玥飞快地转动着脑细胞,最后天空中出现五个大字外加两标点: 靠之!穿越了! 第2章真人皮影秀 夜空中凝聚已久的阴霾,汇集成雨水,迫不及待地打在屋檐上,成股流下,阵阵凉意冲醒了刚刚被打晕了的丫鬟小蓝。 丞相府本就很大,二小姐琦玥又是单独要了个别院,不许别人打扰,就算屋子里有些什么动静,也不会有太多人听得到,所以一直没有家丁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直到小蓝醒来,声嘶力竭地大叫了一声“来人啊,小姐被欺负了”。 午夜的宁静才被打破,不和谐的因子接二连三出现了。 右丞相琦隐的府邸,在大雨中爆发了一场空前绝后的营救大戏。 几乎所有的家丁和侍卫都抱着一个信念,抓住淫贼,保卫小姐,而现实却是,每一个冲在前面的人,都在还没靠近屋子的时候便倒在了地上,除了双腿被暗器所伤,其余完好无损,皆能在距离小姐闺房不远的地上,欣赏一段分辨率有些低的真人“气塞压缩秀”,还有免费淋浴以供降火…… “禽兽,你以为我不敢自杀,是吗?”龙玥努力控制住自己,大概已经猜测得到了,这个男人分明就是在故意羞辱她,确切地说是羞辱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 他说得没错,疼痛过后另有一番享受,可这享受她不稀罕,若不是从小接受训练,意志力不同于常人,她早就瘫软在他的身下,只剩嘤咛哭叫了。 可惜她不是他口中的琦二小姐,她是龙家独女龙玥。 “琦二小姐,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无论生死均会牵动与你,而你,是生是死皆不能左右不了我一分一毫。”他平静地解释,语气中隐隐透着一丝得逞的笑意。 这句话很简单,就是说她不过是他的一个附属傀儡而已,一旦他有所闪失,她就得无条件地跑去陪葬,再换句话来说,就是她永远没有报仇的机会,除非她真就活腻了。 好吧,是她自作多情了,人家压根就没想跟她同生共死,她顶多就算一陪葬而已,还是替补级别的。 想想自己刚才居然还拿死去威胁人家,真是有些自取其辱了。 “算你狠,就算不能杀你,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没有武器,还没有力气,连身体都被人当做活塞打气了,龙玥很火大,恨得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先过过嘴瘾。 还好她接受的是二十一世纪的文化熏陶,否则作为一个古代的女子,经受了这样的侮辱,恐怕只有一条道能走了,就是三尺白绫,化作一缕香魂。 但她龙玥绝对不会,因为她一直认为,失/身与出卖肉体均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失心与出卖灵魂。 “很好,我等着你的生不如死。”冰冷的面具之后好似扬起了一道浅笑,邪惑倨傲,全力以赴,他做着最后的冲刺,终于让一饱眼福的看客们,也接受了一把双耳的洗礼。 猛烈的撞击,让这具本就异常虚弱的身体更加不堪一击,她再也无法驾驭,意志涣散之中,她才恍然发现,原来,当一个女人的身体被攻陷的时候,她的心也会跟着缺失一角…… 痛…… 下面被撑开地肿痛着。 再次睁开眼,已是翌日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上的千疮百孔照射进来。 好似做了个很累很累的梦。 房间内、床榻上,每一处都弥留着被主人被QJ过的证据。 该死的男人,拖着疲惫的身体,龙玥用丝质的被子围在身前,坐了起来。 身体的每一寸疼痛都让她忍不住地将那个男人的祖宗十八代都拉出,好好问候一翻,随便发生了些不正当的关系。 洁白的床单上,点缀着刺目的红色。 原来这副身体的主人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却这么被一个面具大淫棍给糟蹋了。 Shit!精虫上脑的男人,最好逃得远远的,否则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小姐,你醒了,小姐,你终于醒了……”门被推开,飘进淡淡的花香,一身丫鬟打扮模样的少女奔跑进来,跪在床边,拉住龙玄玥的手,眼睛已经哭成了两颗大核桃。 额……这是什么状况? 这声音?好像是昨晚求救那丫头吧。 哎!笨丫头,看起来应该对主人蛮忠心的。 可是她现在除了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姓琦以外,什么都不知道,要怎么面这丫头和接下来的事情呢? 真是有些头痛! “好了,别哭了,我没事,去准备些热水,我要沐浴。”看这小丫头也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挺招人疼的,龙玥并未太戒备,抽出手,帮她擦了擦眼泪,柔声吩咐道。 “可是,小姐……”小蓝似乎还有什么急事要说,但此刻龙玥根本没有心思去听,便打断了她的话。 “去准备热水吧,有什么事,等我洗完澡再说。”她说得很坚决,现在,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清理掉这具身体被QJ后的痕迹,顺便整理一下脑袋里的东西,毕竟穿越这种事情一时间太让人难以接受。 她需要时间来考虑一下,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要怎样生存下去。 “好吧,小姐,您稍等,小蓝这就去准备热水。”见小姐一副什么也不想听的样子,小蓝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很不甘心地吞了回去,乖乖离开了房间。 房间内又剩下她一个人,望着窗户上留下那些空洞,龙玥陷入深深的沉思中,那个男人…… 一个时辰后,龙玥洗漱完毕,换上了身干净的衣服,出乎她的意料,这个琦二小姐的房间里还有男子的衣服,经过一番费心的旁敲侧击,她了解到这些都是琦二小姐的。 原来这琦小姐虽贵为宰相之女,却文武兼备,聪明伶俐,被誉为天诏王朝第一美人,也是第一小魔女,脾气古怪,不与常人相同。 只是她还有件事情不大明白,就是她发现那些男装居然全部都是白色的,难道说这琦二小姐独独偏爱白色?可是她的那些女装倒是颜色繁多,并不单调啊? 龙玥想不清楚,也懒得去浪费脑细胞,当前要做的是要去拜见一下这副身体,也就是现在自己的父母,听小蓝说,这二老急火攻心,丞相大人已经卧病在床了。 占用了别人的身体重生,她龙玥自然也定会肩负起这位琦二小姐所有的责任。 第3章弃妃有木有 从自己所居住的别院一路走来,龙玥并未感觉出那些下人有什么异样,这反而让她有些意外。 按理说经历了昨晚的事情,那些下人多多少少也会流露出一些不自然,可眼下这些人却举止自然地干着自己的事情,见到她的时候,从容请安。 难道说丞相府的下人都特有素质,还是对于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 真是费解。 因为从小跟着司令老爹接受非人训练,龙玥向来有很强的侦察和分析能力,很容易掌握身边的一些细节问题,可眼下她也没有头绪,只是感觉这丞相府内充满说不出的怪异。 现在,她真是庆幸,自己没有假装失忆,否则只能被动地被别人牵动命运了。 “小蓝,昨晚……” “小姐,小蓝该死,请小姐恕罪,小姐请您放过小蓝吧。” 四下无人,龙玥本想询问一些昨夜的事情,却不想这丫头竟然扑通一下就跪倒在了地上,神色及其恐慌害怕,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小蓝,你在说什么,我只是想让你去帮我找到昨晚……” “小姐,不要说,不要提,小蓝不想死,小蓝什么都不记得了,求求您就放过吧……”少女紧紧抓着龙玥衣裙的一角,怕得瑟瑟发抖,眼泪扑簌扑簌。 “小蓝,不要怕,有我在,没有人敢动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别怕,告诉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伸手去扶地上的小蓝,龙玥柔声哄道,她就知道一定有些什么不对。 “不,小蓝不敢说,小姐,您就不要难为小蓝了,求您放过小蓝吧……”小蓝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纯澈的眼神中都是惶恐,任凭龙玥再怎么问也不肯开口多提一个字,龙玥无奈,只能由着她去,从长计议,先去拜见两位受惊的老人。 丞相住在东阁,刚到门外,龙玥便听到里面隐隐的低泣声,不难猜想哭的人应该是她的母亲。 “父亲,母亲。”稍作停留,龙玥推门进去,有些生硬地唤了两声。 “玥儿啊,你怎么样,快让娘看看,为娘总说让你少出去惹是生非,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丞相夫人同样顶着两棵核桃眼,一把拉过自己的宝贝儿女,现在真是有些后悔,若不是平时太纵容与她,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娘,我没事,你别担心。”眼前的妇人四十多岁的模样,一脸担心,和自己在现代的母亲年纪相仿,龙玥一时感触,说得倒也真挚。 想想自己的母亲,此刻应该也是悲痛欲绝吧。 “事已至此,多言无益,玥儿,你可知两天后,是什么日子?”床上的中年男子示意夫人将自己搀扶起来,声音低沉,混沌的眸中流露出智者的精光,一看便知是饱读诗书之辈,但又不同于那些残弱的文臣。 “是?”龙玥故作思考状,虽然不知两天后是什么日子,但她却知道了自己叫什么,应该是琦玥或是琦X玥之类。 “是四王爷回京的日子,也就是你即将嫁入凌王府的日子!” 龙玥的脑袋“嗡”的一下大了,话说这种桥段也太狗血了吧,难道接下来要上演的是“失/身弃妃”,有木有? 出了东阁,龙玥直接回了自己的别院,命人搬了个软榻放在白色的丁香树下。 时置春分,淡淡的花香弥漫在小院里,龙玥依偎在软榻上,偶尔吹过一阵微风,夹杂着花香和暖暖的阳光味,十分惬意。 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既来之则安之,上天已经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当只米虫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想当米虫,她似乎还得先想办法解了身上的蛊…… “琦玥。”半睡半醒间,她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那声音很好听,也很沉稳,给人一种安全的感觉。 “嗯?”龙玥像只小猫一样,慵懒地应了一声,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竟能如此放松警惕,好似出于本能一般,或许是这身体原本的主人很依赖这个男人吧。 “我要走了。”男子顿了顿,接着说道。 “去哪?”龙玥此刻才清醒过来,转过头去,只见那男子一身月白色的长袍,乌黑的长发仅用一根发带松松垮垮绑在身后,二十三四的模样,眉宇间透着一股阴郁的美感。 “不知道。”他淡淡说道,语速很慢,目光眺望远方,天下之大,竟没有他一席容身之地。 “奥。”龙玥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这个男人长得绝对算得是美男一枚,而且是那种清尘脱俗的“小龙女氏”美男,可不知怎么,就是不爱说话,让龙玥一时无从下手,心底默默祈祷,“龙女美男”快点走吧,再不走,我就穿帮了。 “对不起。”收回飘散的目光,他的眉紧紧锁起,好似积压着无数愁绪,不能释怀。 “什么?”龙玥心中有些好奇,脱口问道,脸上仍旧故作平静。 “昨晚。”他看着她的眼睛,内心满是愧疚,昨晚,如果他能早些拿回解药,她就不会被人侮辱,如果没有他,她也不会被卷到这是非之中吧。 所以他要离开,不要再让她被自己牵连。 “算了,都过去了。”龙玥真的非常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可理智告诉她绝对不能乱来,强忍着内心的好奇,她还得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真他大爷的胃疼。 这个男人多说几个字,牙会掉吗? “琦玥,谢谢你。”最后深深望了她一眼,好似要将她的容颜深深刻进脑海。 时至今日,他仍旧记得八年前的那个小女孩,一身火红的衣服,若不是她,这八年,他又何以栖身。 她给了他八年的安稳,而他却给了她一记无法弥补的伤害。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她茫然若失,“五字美男”啊,乃就这么走了,偶的小好奇心,谁来满足腻? 哎!伪装别人的日子真是不好过,还好,从他的口中,她又多知道了一条,自己的名字不是琦X玥,就是琦玥,以后她要习惯这个名字,琦玥!
爱妃你敢玩跳槽龙玥君无邪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爱妃你敢玩跳槽龙玥君无邪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分享:小杰类型:状态:完结 爱妃你敢玩跳槽龙玥君无邪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爱妃你敢玩跳槽小说,这是一本穿越言情小说,作者青墨,主角龙玥、君无邪,“哥哥,你嫌我脏?”鲜血洗涤了宫殿,她赤裸着身体,主动攀附上他的唇瓣。“玥儿,此生此世,此身此心,已是我的,你若敢逃,我定血洗江山,作为你的嫁纱。”七夜的缠绵,他在她的肩头亲手刺下了一个“囚”字,他以为她已成傀儡,却不想……“你对我做了什么?”他躺在床上,无力地看着她将衣服一件件穿上。“你杀了我们的孩子,从此,你不配再有子嗣。”嘴角的笑如同午夜漫放的罂粟,致命而蛊惑,华丽的转身,她不是休夫,而是跳。。。 更多章节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