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资讯 >  小说推荐 >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容弯弯傅寒初免费阅读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在线阅读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容弯弯傅寒初免费阅读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7-11-14 19:41:00来源:网络作者:多多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容弯弯傅寒初免费阅读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在线阅读.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是作者人海荆棘所写的一本比较虐心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容弯弯傅寒初,明艳高贵的容弯弯从没想到,自己这一辈子竟会被同父异母的妹妹容烟用那楚楚可怜的外表和阴险狡诈的心计迫害至死,只愿时光如初不曾逝,牵手依旧闹春光。更多精彩内容一起来看看吧。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容弯弯傅寒初免费阅读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在线阅读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小说简介 她爱他多年,把自己快要逼成了一个疯子,但是那个男人喜欢的却不是她。 傅寒初,我曾爱过你,也会把你忘记,你永远都不知道,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少。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评分:5分 类型:言情小说 平台: 安卓 版本:1.0大小:8MB 安全下载 评语: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容弯弯傅寒初全文在线阅读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小说免费阅读.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是作者人海荆棘所写的一本比较虐心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容弯弯傅寒初,明艳高贵的容弯弯从没想到,自己这一辈子竟会被同父异母的妹妹容烟用那楚楚可怜的外表和阴险狡诈的心计迫害至死,只愿时光如初不曾逝,牵手依旧闹春光。更多精彩内容一起来看看吧。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容弯弯傅寒初免费阅读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在线阅读 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小说试读 第5章 怀孕 医院里面。 容弯弯有些不敢相信。 “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 “容小姐,你得的这种病比较罕见,临床上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只有通过手术,手术成功了在百分之30左右,我建议你立刻住院治疗。” 容弯弯死死的咬住唇,“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得这种病,我的身体明明很好的,你在骗我对不对,你一定是搞错了。” 医生拿过容弯弯的体检拍的一些列片子,指着胸腔部分说,“绝对没有错,容小姐,衬着发现的早,我建议你立即动手术,虽然这种病很罕见,但是也不是没有治愈的希望。” 容弯弯觉得很可笑,“你的意思是,我就算手术,也有很大的可能死在手术台上...”看到医生点头,她怔怔的问道,“我还有几个月。” “多则一年,少则....顾小姐,不要放弃,万一有奇迹发生了呢...” 奇迹,去他妈的奇迹。 容弯弯回到别墅,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她竟然快死了.... 傅寒初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她竟然得了绝症,快要死了。 女孩靠在墙角,紧紧的抱着自己,不住的哭出声。 不知道哭了多久,容弯弯擦了擦眼泪,拿出手机,她想听听男人的声音,打了好几遍,对方都没有接,容弯弯下了楼,坐在沙发上,用座机拨过男人的手机号。 只是一次,那端就接通了,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傅寒初不是没有听到手机响了,而是把她的手机号拉黑了。 男人的嗓音传到耳边,“喂。” 容弯弯握着听筒,努力的让自己的嗓音像往常一样,“寒初..” “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我听到你的声音就恶心。”男人的嗓音里面丝毫不掩饰厌恶。 “寒初,不要挂掉电话。”容弯弯的嗓音颤抖,哀求着,“寒初,如果我告诉你..我生病了...你...我以后可能...我病的很严重....” 男人冷嗤的笑了一声,“容弯弯,你又在刷什么把戏,你不会要告诉我,你病得很严重快要死了吧,那好,等你死了再说。” “寒初.....” 容弯弯张了张嘴,心口剧痛,男人的话语如同世界上最锋利的刀刃,插进了她的心里,那端已经挂了通话,她再拨过去,他也不会接。 寒初,我想告诉你,你自由了,我以后...不会再纠缠着你了...很快了... ———— 容弯弯第二天去了医院。 进行身体的各项详细检查。 躺在冰冷的机器上,女孩闭上眼睛,纤细的睫毛颤抖,一行泪水忍不住滑落,她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爸爸,爸爸这么疼爱自己,她却要离开了。 她最放不下的就是那个叫做傅寒初的男人。 他恨死自己了吧。 连眼睛都不治疗,就为了看不见自己。 “小姐,小姐你怀孕了,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允许,需要立即打掉。” 医生的话想起,容弯弯瞪大眼睛,“我怀孕了?这是真的吗?”她的眼底闪过一抹欣喜,坐起身,伸手放在自己的腹部,这里,孕育着她跟傅寒初的孩子。 “医生,真的吗?” 医生点头,但是很严肃的说,“容小姐,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允许你生下这个孩子,为了你自己,我们不支持你留下这个孩子。” “不,不要。”容弯弯护着自己的腹部,“这是我的孩子,你们谁也没有资格替我做决定,这是我的孩子。我要留下她。” “但是你的身体...” 容弯弯只是拿了一些药,然后就离开了医院。 从医院里走出来,她一直不停的笑,苍白脆弱的笑容中,难以掩饰高兴,她低头抚着平坦的腹部,这里面是她跟傅寒初的孩子。。 他们的孩子... 容弯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傅寒初...傅寒初要是知道了,是不是对她就不这么冷漠了。 但是现实的一盆冷水将她所有的希望浇灭。 她快要死了。 七月份的阳光落在她的身上,容弯弯都感觉不到温暖。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给了她绝望,又给了她太过渺小的希望。 ———— 傅寒初最近在公司,虽然他看不见,但是却是天生的商人,爸爸这段时间身体不好,容氏自他接手之后要比之前还要好。 她打车正要往公司敢,手机疯狂的响着。 电话那端,管家嗓音焦急,“小姐,容先生昏倒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小姐你快来一趟吧...” 容弯弯赶到医院,容正山已经从手术室推出来转到病房里,傅寒初也在,容弯弯看着爸爸躺在病床上,双目进步,她紧紧的咬住唇,“这是怎么回事,爸爸怎么了...前几天他不是还好好的吗?” 管家扶住了容弯弯,“小姐,医生说先生因为受了刺激,心脏病突发,所以陷入了昏迷,,,” “刺激...什么刺激...” 傅寒初出声笑道,“没什么,我就是送给了容正山一份大礼,正好,这份礼物现在也派上用场了。” 容弯弯浑身一震。 似乎不敢相信的看着傅寒初... 她许久之前的那一晚,他醉意朦胧的说,,要送给爸爸一块.. 容弯弯身体一颤,要不是管家扶着,就直接跌倒在地上来.. 傅寒初由手下的人扶着离开了病房。 容弯弯几步来到爸爸的病床前,眼泪忍不住的滑落,“不会的...不会的..” 管家叹息,“小姐..傅先生他今早上来容家跟先生在书房吵了一架....上午的时候先生就晕倒了..我听到傅先生说,容氏现在大部分的股权已经握在了他的手里...还说二小姐回来了...” 容弯弯脸上的血色尽数退去... 她似乎无法相信... 容烟回来了... 容烟醒过来,她回来了... 胸口似乎是被巨石压住了,她大口喘息着.. 容弯弯看着病床上,气息微弱昏迷的男人,这是记忆里无所不能的爸爸,这是记忆里一直护着她的爸爸,所有人都以为是她雇人撞伤了容烟,但是爸爸相信她... “爸,你睁开眼看看我好不好,,爸爸我听你的..爸爸...我错了..爸爸..你看看弯弯好不好..” 从上午到晚上,她就这么一直坐在病床边,动也不动.. 一直到很晚很晚,她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是给容氏的一名董事打的,“安叔,容氏现在怎么样了...” “弯弯啊,唉,老容突然出事,我们谁也想不到..现在我们这群老家伙也不得不听命于傅寒初..他的手里握有容氏最多的股权..” 容弯弯的手机跌落在地面上。 她突然笑了起来。 她抚摸着腹部,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她哭的更厉害了,“爸爸,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是我不好,我错了...爸爸,我错了..都是我...” 第七章 对峙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容弯弯抓住了男人的肩膀,她不敢相信,傅寒初竟然会这么做,"为什么,寒初,你告诉我,都是假的是不是。" "容弯弯,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傅寒初'看着'容弯弯,唇角带着冰冷而嘲讽的笑容,"你知道我有多么的讨厌你吗?" "你带走了我的妈妈,用我的妈妈来威胁我,你差点害死了容烟,你逼着我娶你。" 容弯弯双目含泪,慢慢的合上眼,唇瓣苍白的颤抖,"我爱你,你也喜欢我不是吗?这些都是容烟的诡计,大学的时候,你不是还给我送花来着,玫瑰花,玫瑰花的意思,不就是表白吗?" 傅寒初'呵'了一声,"不要跟你提起大学的时候,大学的时候,你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而你现在呢,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蛇蝎女子,以前,我眼瞎看错了人。" "你妈妈那是她…"容弯弯有一种百口莫辩额感觉,"我真的没有害容烟,那一场车祸是她……" 男人无情的打断了她的话,"她差点就死了你知不知道,她是你的亲妹妹啊,你怎么下的去手。" 容弯弯无力辩解,医院的长廊上,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她看着眼前高大俊美的男人,想到了大学的时候,那个穿着白色衬衣,靠着梧桐树下为她画画的学长… 眼前有些模糊,头也晕的厉害,一抹温热慢慢的从鼻孔落下来,容弯弯怔了怔,她抬手擦了擦鼻子,看着手上染着的鲜血。 傅寒初看不见,也并没有发现女孩的异样,"容烟快要回来了,我们离婚,手续明天我让律师送给你,我妈妈的消息,即使你不告诉我,我也会自己去查,你休想用这个威胁我。" "不可能!"容弯弯耳边'嗡嗡'的响着,她大口喘息了一下,站稳脚步,苍白而倔强的说,"不可能,我不会跟你离婚的,休想!就算我死,我休想!你休想跟容烟在一起,不可能!!" 她模糊的看着男人要走,下意识的伸手抓住男人的衬衣衣袖。 "由不得你不想!"傅寒初离开了,厌恶的甩开她的手。 容弯弯眼前一黑,扶着墙壁,嘴里喃喃,"寒初,傅寒初…"她闭上眼睛,从一件病房里面走出来的护士连忙接住了女孩晕倒下的身体。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 晚上的时候,傅寒初做了一个梦。 梦间了在大学的时候。 大学的时候,容弯弯是系里高高在上的女神,长得漂亮,家庭好,无数人喜欢她,而他也是… 但是那个时候他不过是一个傅家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自小在孤儿院长大。 他怎么可能配得上她呢。 容弯弯喜欢去学校蔷薇园的假山旁边坐着看风景,他也很喜欢,有一次不经意的相遇了,他拿着画板,容弯弯看到他拿着画板,走过来,问他,能不能给她画一幅画。 他当时怔了一下,答应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没天没有课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容弯弯也是,几乎每天,傅寒初都在这里遇见容弯弯。 他给她画了无数副画。 女孩有一双世界上最美的眼睛,比万里星河都好看,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笑容明媚,似乎是那个季节,最美的风景。 情人节的那天,学校里面贴起告白墙。 傅寒初看到很多男生表白容弯弯,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高高在上,自己不过是一个穷学生,但是他那天晚上,快要到凌晨的时候,买了一束玫瑰,递给了她。 那时,他看见了女孩眼中闪着明亮的光芒。 他只说,"情人节快过去了,我看到卖花的小妹妹没有卖完一个人在街上,挺辛苦的,就都买来了。" 容弯弯眼底的光芒暗淡了下去,轻轻的'哦'了一声。 后来,他知道了,原来她是容烟的姐姐。 容烟跟他是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是他一直仔细护着的妹妹,容烟回到了容家,但是并不受宠爱,经常跟他说,家里的姐姐不喜欢她,给她吃剩饭剩菜,还经常打骂她。 傅寒初并不相信,容弯弯是这种人。 但是一直等到,有一天下午,他去图书馆,借了书出来,在楼梯上,亲眼看见了容弯弯把容烟推下来。 后来,容弯弯拿着妈妈的消息来威胁他。 逼着他娶了她。 并且收买了司机要撞死容烟。 没有想到,他曾经喜欢过的女孩,会是这么的狠毒,是看瞎了眼,看错了人。 傅寒初梦到以前的事情,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抬手,男人捏了捏眉心,记忆力容弯弯的脸清丽明媚,他已经两年没有看见她了… 怎么今晚,又做到了这个梦。 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大学时候的事情了。 拿起打火机,抽了一根烟,手机响了起来,独特的手机铃声是来自于容烟的,男人的脸色变缓,接通了电话,"喂,阿烟。" 容烟嗓音颤抖,似乎是遇见了很害怕的事情,"寒初哥哥,我害怕,我看见容弯弯派过来的保镖了,她应该是知道我没有事,所以要害我,寒初哥哥,我好害怕啊,我该怎么办。" 那个女人,竟然对容烟下手。 男人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鸷的光芒,说道,"阿烟别怕,我这就派人过去接你。" 他本来想跟容弯弯离婚,放过她的,没有想到,她还是这么的歹毒! 那就怪不得他了! 那端容烟挂了电话之后,唇角勾起得意的笑容,一扫刚刚害怕的样子,容弯弯,你喜欢的东西,我一定都要夺走! ------ 容弯弯这几天都在医院陪着爸爸,爸爸每天苏醒的时间很短暂,就陷入了冗长的沉睡,她打了一壶水,放在病房里面。 管家看着容弯弯脸色不好,关切道,"小姐,你没事吧,这几天,你太累了。" 容弯弯有些无力的笑了笑,"没事,管家伯伯,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爸爸。" "小姐,你放心。" 容弯弯这几天,经常流鼻血,头也经常的眩晕,她知道,自己生命的时间,越来越短暂了,每一天对她来说都很珍惜。 董事会上,她看着那个叫做傅寒初的男人,意气风发,英俊的五官上是运筹帷幄的笑容,她伸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对于这个男人,她爱,也恨。 但是更恨自己,她从爸爸的手中夺走了容氏,容家现在一无所有。 离开公司。 两名警察找到了她,"容小姐,经过调查,我们怀疑你跟一年前,煤矿爆炸的案子有关系。" 容弯弯不明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抓错人了。" 审讯室里面。 警察审讯着她,"容弯弯,一年前,你在容氏任职副总,当时,你负责安县一个煤矿的开发工程,并且投入巨资,但是后来因为作业疏忽,而发生爆炸,死伤8人…" 当时容氏确实参与了一个煤矿的开发,但是并不是容弯弯负责的。 她只不过是容氏一个挂名的副总而已。 "你们真的抓错人了,不是我。" 一连几天,几乎每天都有警察来审问她,她被关在拘留所里面,证据确凿,就等着判刑。 容弯弯觉得简直就是可笑。 连夜的审讯让她原本就不堪的身体更加难受越发的虚弱,女警察有些看不下去了,问问她有没有什么家人,可以联系律师。 容弯弯只是忍着泪摇头,她的爸爸还在昏迷,而她的丈夫… 但是没有想到,傅寒初出现了。 拿着一份离婚协议书,递给她,"签了这个,我就带你出去。" "不可能,我不会签下的,傅寒初,你死了这条心吧。"容弯弯大笑着,笑得最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她的眼底笑出来泪水。 "你信不信,我让你一辈子待在这里。" 容弯弯怔住了,喃喃的问,"你说什么?"她看着男人俊美而冷漠的脸,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从来都没有…是他,是他。 这一切都是他做的。 是他把她送进了监狱,就是为了,让她签下离婚协议书。 "是你对不对,寒初,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已经拿走了容氏,你还想怎么样,寒初,你知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我快要死了。 这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傅寒初冷冷的打断,"我还想怎么样?容弯弯,这句话,我想问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容烟,一次次的想要去害她,我说过很多次,我只是把容烟当做至亲的妹妹,你为什么就是一次次的想要对她下手!" 容弯弯低垂着眸,眨了眨,果然,他的心里只有容烟,她抬手,擦了擦眼睛溢出的泪水,伸手,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腹部,"傅寒初,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是一点点,我知道你以前是喜欢我的,你只要说,你喜欢我,我就签字。" "没有,你能不能不要问这么恶心的问题。" 容弯弯笑了一下,笑的这么的吃力,"那你亲我一下,我就签字,要不然,就算我死在监狱里,也不会签的,不过,你也不会等很久…" 她真的快要死了。 傅寒初的眼底闪过讥诮,那一双漆黑而没有光亮的眸子,男人站起身,一只手放在女孩的肩膀上,他当时很生气,没有发觉手下的肩膀是这么的瘦削,简直不像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消瘦。 唇瓣碰触到女孩干涸起皮的唇。 男人微微的蹙眉,这双唇,不似以前柔软的触感,但是男人很快的松开她,从兜里摸出一块方巾擦着唇,然后将方巾丢掉,"现在可以签字了吧。" "我签。" 男人拿着离婚协议书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听到身后,女孩颤抖而轻缓的声音,"傅学长了,我后悔了,后悔喜欢上你。" 听到这一句话,傅寒初步伐一顿。 心里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 两个月之后。 傅寒初刚刚开完会。 回到办公室里面。 上午的阳光明媚而炙热。 男人抬手揉着眉心,打了内线电话,让助理进来,说道,"把容弯弯从监狱里面放出来吧。" 在里面待着一个多月了,应该乖巧些了。 "是。" 助理应声走出去,拿出手机打电话。 过了十分钟。 助理连门都忘记了敲,直接推门走进来,嗓音颤抖,"傅总…傅总…太太容小姐她…" 男人皱着眉,"怎么了?" "监狱里面的人说,容小姐一周前就离开了…" 傅寒初眯着眸,站起身,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发慌,慌得厉害,"谁把她带走了!" "容小姐,一周前死了…狱警说,容小姐临死前说了一句话,说,她死了,你自由了,她不会再纠缠着你了。"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独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查看更多 ↓
Copyright © 2010-2017 小说库(http://www.bz55.com)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40066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