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小说 > 魔道祖师

魔道祖师

魔道祖师
8.0
应用类型:耽美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8.06M 应用平台:
标签: 耽美小说
魔道祖师是由墨香铜臭写的一本耽美小说,主角蓝湛(蓝忘机)和魏婴(魏无羡),世人眼中的含光君是清冷而高贵的,至于魏无羡那个大魔头?哈,脑残!有病!更多精彩章节,快来bz55阅读吧! 魔道祖师在线阅读,魔道祖师小说全本免费

魔道祖师小说简介

前世的魏无羡万人唾骂,声名狼藉。 被情同手足的师弟带人端了老巢, 纵横一世,死无全尸。 曾掀起腥风血雨的一代魔道祖师,重生成了一个…… 脑残。 还特么是个人人喊打的断袖脑残! 我见诸君多有病,料诸君见我应如是。 但修鬼道不修仙,任你千军万马,十方恶霸,九州奇侠,高岭之花, 但凡化为一抔黄土,统统收归旗下,为我所用,供我驱策! 高贵冷艳闷骚攻×邪魅狂狷风骚受 调戏不成反被【哔——】 CP:蓝忘机(攻)×魏无羡(受) PS: ①1V1主角受HE。前世今生双线剧情向,夫夫携手解谜打怪打孩子。 ②令人发指的低魔仙侠。非复仇爽文。非升级流爽文。 ③诸君,我喜欢回忆杀 :)

魔道祖师小说试读

“魏无羡死了(魔道祖师1章)。コ大快人心!” 乱葬岗大围剿刚刚结束,未及第二天,这个消息便插翅一般飞遍了整个修真界,比当初战火蔓延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之间,无论是世家名门,还是山野修士,人人都在议论此次由四大玄门世家联率、大大小小百家参与混战的围剿行动。 “夷陵老祖死了?谁能杀他!” “还能是谁。他师弟江澄大义灭亲,带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把他老巢‘乱葬岗’一锅端了。” “我得说,杀得好。” “不错,杀得好!总算是把这个祸害连根拔尽了。” “要不是云梦江氏收养他、栽培他,魏无羡这辈子就是个混迹乡野市井的庸徒,哪里掀得起今天这样的风浪。江家家主可是把他当亲儿子在养,他倒好,公然叛逃,与修真界为敌,丢尽了江家的脸,还害得江氏几乎满门惨死。什么叫忘恩负义白眼狼?这就是!” “江澄竟然让这厮嚣张了这么久,换了是我,当初魏某人叛逃时就不是捅他一刀,而是直接清理门户,否则也不会让他做出后来那些丧心病狂之事。还讲什么同门同修青梅竹马的情面。” “你们哪儿道听途图说来的消息?魏无羡不是江澄杀的,江澄只是逼杀主力之一。是魏无羡自己修炼邪术遭受反噬,受手下鬼将撕咬蚕食,活活被咬碎成了齑粉。” “哈哈哈哈……报应,他养的那批鬼将就像一群没拴好的疯狗到处咬人。最后咬死自己,活该!” “可此次围剿若不是江澄依据魏无羡的弱点拟定计划,成功与否还难说呢。你们可别忘了,魏无羡手上有什么东西,当初一晚上三千多个成名修士是怎么全军覆没的。” “我听说不止三千,五千吧。” “果真丧心病狂……” “好在他身死之前毁掉了那妖邪之器,否则留下这东西贻害人间,更加罪孽深重。” “哎……要说这魏无羡,当年也是仙门之中极富盛名的世家公子,并非不曾有过佳迹。年少成名,何等风光恣意……究竟他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由此可见,修炼终归是非走正道不可。走邪魔歪道,一时风光无限,好像很了不起。嘿,最后什么下场?死无全尸。” “也不全是修炼之道害的,实在是魏无羡此人人品太差劲,天怒人怨啊。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 身死之后,盖棺定论。所论内容大同小异,偶有微弱的异声,也立刻被压了下去。 只是每个人的心头都压着同一个没敢说出来的念头。 魏无羡的残魂无法召唤。也就是说,找不到他的魂魄。 也许是在被万鬼吞噬之时一同被分食了。 也许是逃逸了。 若是前者,自然皆大欢喜。然而,夷陵老祖有翻天灭地、移山倒海之能,没有人怀疑这一点。若是后者,一旦他哪日元神复位,夺舍重生,届时,修真界甚至整个人间必将迎来更加丧心病狂的报复和诅咒,陷入暗无天日和腥风血雨之中。 将一百二十座镇山石兽压在乱葬岗顶,各大家族开始进行频繁的召魂仪式,严查夺舍,搜集各地异象,高度戒备。 第一年,风平浪静。 第二年,风平浪静。 第三年,风平浪静。 …… 第十三年,依然风平浪静。 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也许,夷陵老祖真的神魂俱灭了。 纵使曾翻手为云覆手雨,也终归有一日成为被翻覆的那一个。 没有人会被永远奉在神坛之上,传说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魏无羡刚睁开眼睛就被人踹了一脚(魔道祖师2章)。ナ 一道惊雷炸在耳边:“你装什么死?!” 他被这当胸一脚踹得几欲吐血,后脑着地仰面朝天,朦胧间想:敢踹本老祖,胆子不小。 他不知多少年没听到活人说话了,何况还是这么响亮的叫骂,头昏眼花,耳朵嗡嗡作响,回荡着一个声音:“也不想想,你现在住的是谁家的地、吃的是谁家的米、花的是谁家的钱!拿你几样东西怎么了?本来就该都是我的!” 除了这个年轻的公鸭嗓,四周还有翻箱倒柜、摔天砸地的哐当之声。他双眼渐渐清明起来。 视线中,浮出一个昏暗的屋顶,一张眉梢倒吊眼珠发绿的脸孔,正在他上方唾沫横飞:“你还敢去告状!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去告,你以为这家里真的有人会为你做主?” 一旁围过来两个家仆模样的壮汉,道:“公子,都砸完了(魔道祖师2章)!” 公子道:“怎么这么快?”家仆道:“这破屋子,东西本来没有多少。” 公子大为满意,食指恨不得把他的鼻子戳进脑门里:“有胆子去告状,现在装死给谁看?好像谁稀罕你这些破铜烂铁废纸片似的,我都给你砸干净了,看你今后拿什么告状!去过几年仙门很了不起?还不是一条丧家犬一样被人赶回来!” 魏无羡半死不活地思索: 本人作古多年,真的不是装。 这谁? 这哪? 他什么时候干过夺别人舍这种事情? 这名公子人也踹了,屋也砸了,出够了气,带着两名家仆大摇大摆迈出门去,哐的关上门,高声命令:“看牢了,这个月别让他出来丢人现眼!” 待到人走远了,一阵寂静,魏无羡便想坐起来。 然而肢体不听使唤,又躺了回去。他只得翻了个身,看着陌生的环境和这满地狼藉,一阵头晕。 一旁有一面被掷地的铜镜,魏无羡顺手摸来一看,一张白得出奇的面孔出现在镜中,两坨大红不均匀也不对称地坨在面颊一左一右,只要伸出一条鲜红的长舌,活活就是个吊死鬼。他扔开镜子,一抹脸,抹下一手白|粉。 万幸,这具身体并非天生样貌清奇,只是品味清奇。一个大男人,居然涂了满脸的胭脂粉黛,还涂得如此之丑,噫,如何能忍! 受此一惊,惊回了点力气,他总算坐起了身,这才注意到,身下有一个圆环咒阵。 环阵猩红,圆形不规,似乎是以血为媒、以手画就,还湿漉漉的散发着腥气,阵中绘着一些扭曲狂乱的咒文,被他的身体抹去了少许。图形和文字邪气中透着阴森。 魏无羡好歹也被人叫了这么多年的魔道至尊、魔道祖师之类的称号,这种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阵法,他自然了如指掌。 他不是夺了别人的舍——而是被人“献舍”了! 这是一种古老的禁术,与其说是阵法,不如说是诅咒。发阵者以凶器自残,在身上割出伤口,用自己的血画出阵法和咒文之后,坐于环阵中央,召唤十恶不赦的厉鬼邪神,祈求被召唤的邪灵完成自己的愿望。代价则是肉身献给邪灵,魂魄归于大地。 这便是与“夺舍”截然相反的“献舍禁术”。 由于代价惨重,怨气极重,鲜少有人敢于实施,毕竟很少有愿望强烈到能让一个活人心甘情愿献出自己的一切。古书上所记载的例子,有证可靠的,千百年来不过三四人。这三四人的愿望无一例外,都是复仇,召唤来的邪灵都完美地以残忍血腥的方式为他们实现了愿望。 魏无羡不服。 他怎么就被划分成“十恶不赦的厉鬼邪神”了? 虽说他名声是比较差,死状又非常惨烈,但一不作祟,二不复仇,他敢发誓上天入地绝对找不到一个比他更安良本分的孤魂野鬼! 棘手的是,一旦邪灵被发阵者请上了身,便默认双方达成契约,邪灵必须为之实现愿望。否则诅咒就会反噬,附身者将元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举手察看,果然,两腕都交错着数道伤痕。扯开衣带,黑衣之下,胸膛、腹部也有利器划过的痕迹。伤口的血虽已止住,可魏无羡知道,这不是普通的伤。如果不为身主完成愿望,这些伤口便无法愈合。拖得越久越严重。超过期限,就会让接收这具身体的他,连人带魂,活活地被撕裂。 魏无羡再三确认,心中连说了数十声“岂有此理!”,终于能勉强扶墙起身。 这间屋子大是大,却又空又寒酸,床罩棉被也不知多少日没有换洗了。墙角有一只竹篓,原本是用来扔废物的,方才被踢倒,脏物废纸滚落满地。魏无羡观察周遭,随手拾起一只纸团,展开一看,竟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他忙把地上所有的纸团都收集起来。 这纸上的字应当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苦闷之时写来发泄的东西。有些字句段落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焦虑紧张透过扭曲的字迹透纸扑面而来。魏无羡耐着性子一张张看过,越看越是觉得,太不对劲。 连蒙带猜,大致捋清了一些东西。 原来,此身的主人名叫莫玄羽。此地名为莫家庄。 莫玄羽的外公是本地大户,族中人丁稀薄,命中无儿,勤恳耕耘多年,也只得两个女儿。二女名讳并未提及,反正大女是正室夫人所出,招的是入赘夫君。二女虽然相貌出众,却是家仆所出,因此原本莫家打算随便打发她嫁出去,谁知她另有奇遇。十六岁时,有一修仙世家的家主路过此地,对她一见倾心。 时人崇仙,修仙问道的玄门世家在世人眼里是被上天眷顾之人,神秘而高贵,莫家庄的人原本对这种事颇为不齿,但那名宗主时不时一番提携帮衬,莫家拿到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于是风向改变,莫家以此为荣,人人也羡慕至极。莫二娘子则为之诞下一子,便是莫玄羽了。 然好景不长,那位家主贪一时新鲜打了野食,没吃几年便吃腻了。莫玄羽四岁之后,他父亲就再也没来过。 渐渐地,莫家庄的人口风又变了,原先的不齿和讥嘲重回,还加上了带着不屑的怜悯。 莫二娘子虽然不甘,却坚信那位家主不会对亲生儿子不闻不问。果然,莫玄羽长到十四岁时,那家主派人将他接了回去。 莫二娘子的头又扬起来了,逢人便骄傲地宣扬她儿子将来一定会做玄门仙首、飞黄腾达光宗耀祖。莫家庄的人第三次议论纷纷,态度转变。 然而,尚未等到莫玄羽修仙有成、继承他父亲的家业,他就被赶了回来。 而且是被极其难看地赶了回来。 因为莫玄羽是个断袖,还胆大包天地骚扰纠缠同门。丑事被当众捅破,再加上修为无所建树,也就没有让他继续留在家族中的理由了。 雪上加霜的是,莫玄羽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回来之后,整个人都疯疯癫癫的,时好时坏,似乎被吓傻了。 一言难尽。魏无羡眉毛抽了两下。 非但是疯子,还是个断袖的疯子。 怪不得满脸脂粉涂得像个老吊爷,怪不得地上这么大一个鲜血淋漓的阵法刚才也没人觉得不对劲。只怕莫玄羽就算把整间屋子从地砖到墙壁到房顶都涂满鲜血,在别人看来也见怪不怪。因为人人都知道他脑子有病! 他灰溜溜地回老家之后,嘲讽铺天盖地而来,似乎再也没有转圜余地了。莫二娘子承受不了这种打击,一口恶气闷在胸口出不来,噎死了。 此时莫玄羽外公已故去,莫大娘子掌家。这位莫夫人大概从小见不得妹妹,连带着也对妹妹的私生子诸般白眼。她有一根独苗,便是刚才进来洗劫的那个,叫莫子渊。莫玄羽被他父亲接走时,莫大娘子眼馋,自觉怎么算也能跟仙门扯上一点亲戚关系,指望来接人的仙门使者捎带着把莫子渊也送去修仙。 当然,被拒绝了,或说被无视了。 这又不是卖白菜可以讨价还价,买一颗送一颗! 也不知道这家人是哪来的自信,都有一个奇怪的想法,坚信莫子渊肯定有仙骨、有天资,如果当初去的是他,一定会被仙家赏识,不会像表哥这么不争气。莫玄羽走时,莫子渊虽然年纪尚小,但从小被反复灌输此类毫无道理的念头,也对此深信不疑,三天两头逮着莫玄羽羞辱一通,骂他抢了自己的求仙路,却对那些从仙门带回来的符篆、丹药、小法器爱不释手,全都当成自己囊中之物,爱拿就拿爱拆就拆。 莫玄羽虽然脑子时常犯病,却也知道自己在被人欺辱,忍了又忍,莫子渊却变本加厉,几乎把他整个屋子搬空,终于忍无可忍到姨父姨母面前告了一状。于是,今天莫子渊便闹上门了。 纸上字又小又密,魏无羡看得眼珠子疼,心道这他妈过的是什么鬼日子。 难怪莫玄羽宁可动用禁术献舍,也要请厉鬼邪神上身为自己复仇。 眼珠子疼完了,就开始头疼。照理说,动用这门禁术时,施术者要在心中默念愿望,作为被召唤的邪灵,魏无羡应该可以听到他的详细要求。 可这禁术怕是莫玄羽从哪里偷偷摘录回来的残本,学得不全,漏过了这一步。虽然魏无羡猜出来他大概是想报复莫家人,但究竟该怎么报复?做到什么程度?抢回被夺走的东西?殴打莫家人? 还是……灭门? 多半是灭门吧!毕竟只要混过修真界,都该知道评价他用得最多的是哪些词,忘恩负义丧心病狂六亲不认天理难容,精彩纷呈,还有比他更符合“凶神恶煞”的人选吗?既然敢点名召唤他,必然不会许什么能轻易打发的愿望。 魏无羡无奈道:“你找错人了啊……”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展开内容+
  • 应用截图
close

猜你喜欢

耽美小说

玩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7 小说库(http://www.bz55.com)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40066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