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爱情之花开于秋天的童话

爱情之花开于秋天的童话

爱情之花开于秋天的童话
8.0
应用类型:言情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6.9M 应用平台:
标签: 言情小说
爱情之花开于秋天的童话是一本十分受欢迎的言情小说,女主沈兮如为了莫煜安做了那么多,最后却都成了泡影......bz55小说库为您提供爱情之花开于秋天的童话小说沈兮如莫煜安全文阅读,爱情之花开于秋天的童话最新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更多精彩内容一起来看看吧!
long8cc龙8首页_long8cc龙8国际|龙8国际娱乐long8.cc
爱情之花开于秋天的童话小说简介: 沈兮如年少轻狂做了很多离经叛道的事,唯独在他面前,她会收起利爪,本本分分老老实实做一个小女人,可当她努力维系的一切成为泡沫,一点痕迹都没剩下时,她终于醒悟了……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爱情之花开于秋天的童话小说免费试读: 夜,像是一块墨砚,浓黑得化不开。 沈兮如辗转几次睡不着,索性起身披上一件外衣,站在窗边,看着别墅外头的路,那是莫煜安回家的必经之路。 他,今晚会回来吗? 她痴痴地看着,呆呆地念着。恍惚中,一道刺目的亮光刺入她眼睛,凝神看去,两束光穿破黑夜,朝着这栋别墅移近。 她一喜,快速下楼,亲自打开门,迎接那辆黑得铮亮的奥迪进来。 驾驶座上的男人一脸冷峻,连一个眼角都不曾施舍给她,即便如此,依旧削弱不了她的开心。 莫煜安下车后径直进屋,沈兮如追上去,像个老婆子似地叨叨,“你饿不饿?我做好了你最喜欢吃的酱鸭舌,我热热我们一起吃。” 莫煜安烦躁地将领带解开,扔在地上,一手抓住她的手腕,“沈兮如,让爷爷叫我回来可不是来陪你吃饭的。” 手腕在男人掌中几欲断裂,沈兮如还没来得及惊呼一声,就被男人重重甩在地上,即便地上铺着名贵地毯,也疼得拱起了腰。 下一瞬,男人高大的身躯压了下来,扯掉她身上薄薄的睡衣,掐住她不堪一握的腰肢,狠狠进入。 对于莫煜安来说,进入她,无关爱和欲,更多时候更像是完成一个任务。 可对于沈兮如来说,这种事却是神圣的,即便再疼,她也会忍着。双脚缠住他的腰,用自己的痛来取悦他。 咬着牙,不让自己呼出半声痛来。 没一会,全身就出了汗,无关欢愉,她疼得满身冷汗,依旧咬牙忍着,努力**自己。 “疼吗?”莫煜安问她,不是关心,只是一种变相的侮辱,“如果疼,就离婚!” 她起身攀住他的肩膀,轻声在他耳畔说:“痛,并快乐着。”言外之意她不会离婚。 莫煜安发了狠,撞得一次比一次狠。 他看不到她扭在一起的表情,便薅住她的头发,让她的脑袋往后仰,把她苍白的脸尽收眼底,心底蓦地生出一股快感——报复的快感。 他重新将她按下去,把她的手从肩上扒下来,锁在头顶,语气冷得仿佛在冰山上过了一遭,“凭你也配攀附我?” 熬过痛得像是要炸裂掉的一瞬,她轻轻笑了,“配不配?都已经嫁给你了。有一句古话怎么说来着,‘妾本丝萝,愿托乔木’。” 似是为了应证这句话,双腿缠得更紧了点。 她想要挣开自己的手,重新攀附上去,可女人的力道终究不能和男人比,试了几次无果,只好作罢。 沈兮如感觉自己就像是摇曳在风雨中的小船,几次差点被狂风骤雨刮沉时,又摇摇晃晃稳住了身子。 她说了谎,这种事一点也不快乐,简直是要她半条命的节奏。 酷刑很漫长,结束时,莫煜安射在了外面,他不会允许沈兮如再怀上他的孩子。 哪怕让她吃药他都不放心,身下这个女人,卑鄙无耻,狡诈阴险,城府深不可测,她会想尽办法逃脱吃药,一旦生了孩子,便能以此威胁绑缚他。 即便兴奋到极致,他也会强忍住,坚决不在她身体里释放。 而那时,沈兮如已经痛得晕了过去。 莫煜安冷冷撇了她一眼,心软了一瞬,但很快又冷哼一声,跨过她去了浴室。 沈兮如再次醒来,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 她起身接通,是她姐姐沈德音打来的,而第一句话就如一道惊天霹雳,将她炸得仿似失了聪。 沈德音说:“妹妹,我怀孕了。” 她当时还傻傻地问了一句,“是谁的?”沈德音回说:“是煜安的。” 语气很平静,没有炫耀,没有作为小三该有的嚣张跋扈,就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她想说一句“恭喜姐姐”,可喉头堵得厉害,最终匆匆挂掉电话,抱着双臂蹲在地上,想哭,眼睛却是干的。 在以前哭不出来的漫长岁月里,她时常会想,把委屈和伤心顺着眼泪一起流走,是不是不会难过? 她没哭过,不知道答案,也没人能给她一个标准答案。 卧室门缝里,飘进佣人李婶的话,“先生早。” 她胸口一跳,昨晚,莫煜安竟是没离开吗? 她撑着双腿站起来,打开卧室门,看到莫煜安西装革履地走出书房、面若寒霜地下楼,她忍着腿心疼痛追上去。 成功从后面抱住他的腰,“煜安……” 男人去掰她的手,她将双手死死扣住。 “放开!” 她摇头,“煜安,你昨晚把我抱回房间,让我免受着凉之苦,就说明你对我不是全然无心的。既然如此,我们好好过下去好不好?我愿意为你相夫教子。” 以往,莫煜安从不会在她这里过夜。这里是他们结婚后的家,可莫煜安就好像当这是旅馆,隔三差五才来一次,对她履行完丈夫职责后,匆匆离开。 这好像还是结婚三年来,他第一次在天亮时才走。 掰开了一个指头,莫煜安并没就此停住,而是狠狠往后掰,听到女人痛呼后,依旧没松半点力道,“相夫教子,沈兮如,你配吗?还有,不要太自恋,堂堂莫家少奶奶赤身裸体躺在客厅里,你让别人怎么想?” 手指几欲断裂,可她依旧紧紧抱着,只要她不放手,莫煜安的妻子还是她,她不管外头流言蜚语,只知道她爱莫煜安。 这个理由,可以让她死撑到底。 又掰开了一个指头,紧接着是第三个……最后莫煜安冷笑着将她的手彻底掰开,冷冷推开她,再不施舍她一个眼神,没半点留恋地转身离开。 她的坚持,终究敌不过莫煜安对她的无情。 十指连心,没哪根指头不在疼,预示着她的心也在疼。 下午,她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沈母打来的,让她回娘家一趟。 沈兮如自嘲地勾唇,娘家?那里,真是她的娘家吗?她有心不想回去,可沈母的命令在沈家就是圣旨,挂断电话的瞬间,一辆黑色宾利停在外面。 她到沈家的时候沈家人正一派和睦地坐在一起吃饭,看样子,大多数人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莫煜安也在,沈家天之骄女沈德音坐在他身边,优雅天成,温婉贤淑,大方得体……似乎什么好词语都能砸在她身上。 反观沈兮如,在嫁给莫煜安之前,离经叛道这种词算是轻的了。 嫁给莫煜安之后,她自认自己已经很好了,依旧入不了他的眼。 一进去,一句话就轻飘飘地落进她耳中,“要好好保胎,争取给我生个大胖外孙……” 她脑抽地来了句,“有一半可能是外孙女。” 一瞬间,她成了众矢之的。 沈母的眼神恨不得将她吃了,但可能碍于莫煜安在场,才没有发作。 沈兮如不管她脸色如何,自顾坐在莫煜安另一边,使筷子夹菜。 一根青笋细嚼慢咽刚入嘴,又听沈母说:“到我房间来,我有话跟你说。” 她抬头看了沈母一眼,一股不祥之感涌出她的胸腔,又看了一眼莫煜安,见他无动于衷,就好像他身边的她是一个透明人似的,失落地收回视线。 沈家人不会帮她,而她的丈夫……此刻,她感觉自己就好像被全世界遗忘的孤独行者,寂寞攀上了她,赖上了她,明明沈家人这么多,明明与她负距离接触过的丈夫就在身边……沈母开门见山,“你知道,音音怀孕了。为了给我外孙一个完整的家,你必须和煜安离婚。” 她的语气就像高高在上的女王,周身气势十分迫人,沈兮如呼吸滞了一滞,问出20多年来一直想问的问题,“我也是你的女儿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沈母冷下眉眼,“我恨不得从未将你生出来过。” 被至亲之人咒着如此狠毒的话,那是一种下地狱都不及万分之一的痛。 沈兮如沉默了,她低头看着脚尖。良久,听见自己缓而坚定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 “当年,是你们给莫煜安下药,又是你们将我丢在他床上,可其中真相莫煜安一直不知,他以为是我不知廉耻。如果,他知道真相会怎么样,还会继续宠爱我的姐姐吗?宠爱一个将别的女人亲手送上他床的女人……” “啪!”清脆地巴掌声响起。 沈母打了她一巴掌。 口腔中弥漫着一股铁锈味,她用舌头顶了顶腮帮子,火辣辣的疼。 “妈~我不会和煜安离婚,除非你杀了我。” 沈母握起了手,眼中划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沈兮如扬高了下巴,缓缓开门离开。 下楼时,又被沈家当成了透明人。 也好,这样没人看得见她的狼狈。 出门的时候天上正在下小雨,来时有沈家的车接,走时,却是孤零零地一个人。 秋天已经来了,树叶扑簌簌地落下,她有时候会想,来场树叶雨把她埋了算了。 这样,她可能会回到七年前。 十六岁那年,她被沈母骂了一顿,跑到别墅后山的一座枫叶林里,满山的枫叶红得似火,落叶堆满树根。 她躺在地上就不想起来。什么时候睡过去了都不知道。后来,是被人踢醒的。 她这时才惊觉全身的枫叶,忙坐起身来,对上一双仿似承载着周天星河的凤眼。 莫煜安问她:“无家可归?” 她涨红了脸,有心想反驳几句,可当时她就好像哑了一般,喉咙里呼噜呼噜吐出几个音,最后她重重咳嗽一声才好些,说:“我有家。” 他拧了眉,“那就回去睡!” 她低头,周身弥散着一股浓浓的失落,“那个家不欢迎我。” 莫煜安沉默,良久,说:“总归是个家!” 十六岁的沈兮如看得出来,莫煜安说这句话的时候周身气息和她其实是一类。 她有家不想回,他有家却不是家。 沈兮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那个时候就爱上了莫煜安,从那以后,她每次难过时,都会想起这个眼睛里仿似承载了万千星河的男人,仅一眼,就教她沦陷。 不知不觉,走到了那片枫叶林,四年前因为别墅扩建,开发区要把这些枫树都给砍了。 为这事,沈兮如曾带着一帮小弟去闹过,结果被一群威猛雄壮的工人打得四处逃窜……最后,听说是莫家插了手,这片枫林才躲过一劫。 树叶已经开始泛了红,她来到六年前的那个位置,不顾湿漉泥泞,侧躺下去,一手撑在脑袋上,一手捡起地上树叶,翻来覆去地看。 天上绵绵细雨落下,浇湿了她全身,也浑然不在意。 结果,头越来越沉,彻底陷入黑暗中。 醒来时,看到了莫煜安。 她勾唇笑了,只要莫煜安给她一点点温暖,她就能幸福地笑,“我们结婚三年,能睁开眼睛就看到你一点也不容易。” 严赫华的眼神灼亮灼亮,沈兮如无从拒绝,便问他什么条件? 严赫华说:“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做手术怎么样?” 沈兮如呼吸一滞,“我还有希望活下去吗?” “有很大希望!”严赫华的目光无比坚定。 她的目光闪过一丝迟疑。 严赫华默默叹了一口气,“你的孩子很健康,相信他会和你一样坚强。到时候他出生了,可你却倒下了,你不觉得遗憾吗?兮如,相信我,也相信你,好吗?” 她在他目光注视下,点了点头。 没有哪个爱孩子的母亲不希望自己能长长久久和孩子在一起,自沈兮如怀孕后,眼看着肚子一天天鼓起,她求生的欲望便愈发强烈。 那天从医院出来后,沈兮如知道言赫华和她保证过,治愈的可能性很大,可是她的身体她清楚,只怕…… 所以她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一趟商场。 由于不知道宝宝的性别,她买了两份宝宝用品,衣物、玩具……她不知道这些够不够,她只想准备更多一些,她更怕等不到那时候。 看着一堆东西,她不免有点心酸。 老天待她残忍而苛刻,每次她强烈地想要得到某样东西时,那样东西都会擦着她的肩膀飞走。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展开内容+
  • 应用截图
close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玩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7 小说库(http://www.bz55.com)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40066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