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
10.0
应用类型:穿越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8MB 应用平台:
标签: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全文阅读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无弹窗在线阅读.这本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是一本穿越小说,由作者沙曼夭所写,云破晓作为古武云家天资聪颖强大剽悍无所不能的的少主刚穿越就救了将军大杀四方,震惊了一代古代人。王爷对她一见钟情....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小说无删减版,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王下载阅读吧!更多精彩尽在bz55.com小说库!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全文阅读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无弹窗在线阅读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小说简介

此王妃很狂,上得了天,下得了地,浑身都是必杀技;此王妃很傲,拍得了王爷,扁得了君王,美男踹到天边去;此王妃很抠,人过扒衣,雁过拔毛,蚂蚁过了卸只脚;此王妃很搞,丢的了脸,抛得开皮,赖定王爷求扑倒! 某王妃:“华月,小爷我郁闷。”某下属:“你郁闷什么?”某王妃:“小爷怕自己哪天禁不住美色诱一惑,就把宫雪衣给扑了,到时候,总不能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人吧,小爷虽不是东西,但是还是很负责的!”某下属鄙视:“说白了,你就是想吃了王爷,然后又不想负责,可是以王爷的性格,你不负责,肯定是要倒霉,若是王爷说声不让你负责,你保证二话不说扑上去!” 某王妃怒:“小爷是那么无耻的人吗?”问声落,身后一二三四……全部点头……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全文阅读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无弹窗在线阅读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小说试读

漆黑的夜幕中,时不时的闪过令人胆寒的冷光,不绝于耳的马蹄声,在杂乱之中减少,一行人护着一白衣男子在黑夜中疾驰,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冷凝严肃的表情,身后追兵无数,还伴随着无数暗器射出与人影翻飞的声音。 白衣男子脸色冷峻,握着马缰的手,青筋直冒,身后不停的传来侍卫的惨叫声,却没能停下男子的脚步,依然是奋不顾身的向前冲,身后刺客穷追不舍,当所有人都以为白衣男子疲于逃命的时候,却见他突然凌空而起,杀了个回马枪,冲入刺客之中,手中长剑化作点点星光,无情的收割着鲜活的生命。 “阵型不要乱!”领头的刺客大叫,然而白衣男子已经退走,带着自己的护卫继续逃命。 “不要让他们进入密林!”眼看着白衣男子一行人就要冲入密林,有人大叫道。 男子冷笑一声,绝美的容颜在月光的映射下,带着七分邪魅,一路追杀下来,他的身边,只剩下两人,却丝毫没有让看似柔弱的男子露出一抹恐惧的色彩。黑暗之中,一抹隐藏的危险不被察觉,三匹快马朝着密林狂奔而去,只要进入密林,他们的目标就没有那么大了,密林可以给他们提供很好的隐身支出,然而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急切的心情促使他们踏入了陷阱,被涂成黑色的天蚕丝割断了马腿,狼狈的栽倒在地,滚出好几圈。 “主上” “没事”男子翻身跃起,一头黑发在夜空中飞扬,一身白袍早已经血迹斑斑,明明身受重伤,却依然风华绝代。 三人很快落入包围圈中,刺客无声无息的包围上来,手中的兵刃对准三人“宫雪衣,束手就擒,本座留你个全尸!” “本王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影阁成了朝廷的走狗了! ”宫雪衣用长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两名护卫一左一右的护住他,谨防偷袭。 “敬酒不吃吃罚酒,杀!”黑衣人陡然挥手,三人立即全身戒备,厮杀再次开始,黑暗之中,只见利刃挥舞,迸射出夺目的凶光,锋利的光芒闪过,利刃入肉的声音,鲜血喷洒的声音,以及痛苦的闷哼声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曲极为诡异的曲子。 一支利箭刺穿男子的肩胛骨,白衣男子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身形开始有些不稳“主上” “……我没事。”男子沉默片刻,拔出肩头的羽箭飞射出去,手中的剑也毫不迟疑,刺入一偷袭的刺客咽喉,眸子闪烁,淡淡的金光闪过,看来此次回京有必要好好的清理一下朝中的势力了! “主上,我们快坚持不住了。” 白衣男子身上的衣服沾染了无数的鲜血,宛若朵朵红梅绽放,妖冶无比,敛眸,金光大盛“既然你们找死,那么本王就送你们一程!” 领头的黑衣人一惊,快速的后退,围攻三人的刺客也迅速的后退,仿佛都明白那样的金光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恐怖,不过已经多次使用的他,能否真的再次利用这诡异的金光夺取他们的性命,而且这次的金光比他们任何一次看到的都要浓烈,死亡的恐怖捏住了他们心脏。 浓烈的金光闪过,预计中的死亡没有到来,而是凭空出现了一个少女,魔魅如妖的少女。 云破晓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睡袍,嘴上咬着一个汉堡,右手捏着一个鼠标,整个人缩在电脑椅中,修长的美腿正在摇晃,莹白的小脚上穿着一双木屐,仿佛随时会随着主人的动作飞出去,腿上放着一个键盘,左手还在键盘上放着,俨然一副正在轻松玩游戏的状态。 因为突变的环境,云破晓只呆愣一秒钟便回神了,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难道是玩游戏走火入魔,产生幻象了,闭上眼,再看,依然没变,鼻翼间缠绕着浓烈的血腥气与空气中起伏不定的浓烈杀气,云破晓只觉得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最后汇聚成两个字,卧槽!今天可是最后一天可以好好玩游戏了,明天爷爷就要回来了,说有任务要派自己出去,居然成了这样,我的游戏,我的黄金装备,我的最后休息时间……愤怒之下,手中的鼠标被捏成了碎渣渣,伸手将嘴里叼着的汉堡大口大口的吃光,云破晓这才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寒光闪闪的刀刃,小心肝颤了颤,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圈,大眼睛泪水聚集,狼狈不堪的三人组,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也是非常震惊的看着她,仿佛也是不敢置信。 当所有人吃惊不已的时候,云破晓做了一件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的事情,伸出她莹白的小脚,一脚将站在他面前处于石化状态中的俊美得人神共愤的男人踹了出去“众位好汉,小女子我只是无意路过,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继续。” 另外两人凌乱的看向自家被一脚踹飞出去的主子,下巴落地,主子这人是您召唤出来的吗?可是这人为毛不帮忙,还落井下石? “哈哈哈哈”疯狂的笑声在漆黑的树林中回响,让人不寒而栗,云破晓紧蹙眉头,目光看向狂笑的黑衣人,不明白有什么值得他笑得想死了一般! “哼,想我们放你出去报信,门都没有,都杀了!” 一名靠的近的杀手不要命的冲上来,还未触碰到云破晓的衣角,就被拍飞出去,撞倒了不少人,最后竟然嵌入一棵大树里,抠都抠不出来,众人狼狈的吞了吞口水,这人是究竟什么人,为何如此厉害,他们都没有看到她如何出手的,他们的人就已经被人拍进树干里,还抠都抠不出来! 云破晓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呀,不好意思,一时没掌控好力道,众位好汉,还请行行好,这些人你们要杀要剐,随便你们,我是无辜的,我真的很无辜,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认识他们,能不能放了我?” 领头的黑衣人被云破晓露的一手给镇住了,迟疑着要不要放这女子走,这女子看似柔弱好欺,但是就凭她刚才露的一手,就明白,此女绝对不简单,犹疑着打算放这女子走,只是又担心此女跟宫雪衣有什么关系,若是放走了她,会不会有什么后患。 被云破晓踢出去的俊美男子,嘴角扬起一抹倾国倾城颠倒众生的笑容“娘子,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本来打算此次接你回去,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看来是不行了,你走吧,以后找个人好好的过日子,我不会怪你的。” 原本松动的黑衣人一听这话,眼中杀气再次涌现,云破晓很想骂娘,你个披着仙人皮的恶魔,本少跟你有仇吗? “杀!” 云破晓眼角抽搐,恨恨的瞪了一眼虚弱躺在地上的男人,再看向扑向她的杀手,怒,没有想到她堂堂古武云家天资聪颖强大剽悍无所不能的的少主竟然被一个个小喽喽喊打喊杀,本来因为这莫名其妙的情况,已经怒火中烧了,这些该死的东西竟然还敢招惹她,找死! 眉梢微挑,一掌拍在腿上的键盘上,无数按键飞起,宛若最凌厉的暗器,在夜幕中飞舞,在众杀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完美的镶在人家的脑门上,瞬杀。静,死一般的寂静,就连宫雪衣都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他原本想的是,这人也就帮他们拖延一下时间,等援兵到来,却没有想到,人家直接给秒杀了! 黑衣领头人看着瞬间全灭的手下,狼狈的吞了吞口水,要命啊,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如此厉害,在包围圈中,竟然轻而易举的秒杀他所有的属下,他一定是产生幻觉了! 被人踹飞在地的美男,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也丝毫不管自己还躺在地上的衰样,嘴角微微上扬,女人,踹了本王,想一走了之,哪有那么容易,不过这个女人真是自己召唤出来帮自己的杀手?瞧那不屑的小眼神,嘲讽的笑容,狠辣的手段,怎么看,怎么像个凶兽!难道是自己召唤出来的人形凶兽?好在自己开口让对方不敢放她走,否则今晚还真是凶多吉少了! 云破晓转动椅子,摇晃着脚丫子,两只木屐撞得噼噼啪啪直响,让人不由得怀疑,那真的是木屐?不是铁做的? 黑衣人狼狈的吞了吞口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太强悍了,太可怕了,这女人明明刚出现的时候,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猫,瞬间出卖自己男人的样子简直就像个无情的戏子,此刻又像个冷面阎罗一般,森冷的看着他,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面?也是,宫雪衣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好相与的! 云破晓看了一眼腿上剩下的键盘底,微微一笑,明明是那么的明媚灿烂,黑衣人却觉得看到了死亡的光芒。 没有任何悬疑,没有任何惨叫的声音,男子就那么被一个键盘给砸死了,让人不敢置信,偏偏就是事实,拍拍手,云破晓再次转动椅子,准备跟算计她的那个男人算账,悠悠的晃着腿,看向仍然在凌乱中的人,宽大的浴袍松松垮垮的系在身上,偶尔能看到若有若无的风光,脖子上戴着一颗纯黑的明珠,修长美丽的腿,在夜风中,宛若最美的羊脂白玉,泛着莹莹的光芒,宛若圣洁的神女,只是那勾魂摄魄的水眸,平白的给她增添一丝妖魅,让人忍不住的想沉迷,云破晓满意的看着石化的人,只是那弱不禁风身受重伤离死不远长得比女人还漂亮还敢暗算自己的小白脸说什么?! “豆芽菜,没看头。” 风过,钟离耳边的长发被吹起,迅速的转身,就看到他们家不可一世的主子被那莫名其出现妙的少女一脚踩在脸上,没错,踩在了他家主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俊脸上,这一幕若是让南国的姑娘看到,这位少女一定会被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云破晓的脚在宫雪衣的脸上狠狠的碾过来碾过去,咬牙切齿“王八蛋,你说什么?” 宫雪衣痛得直咧嘴,嘴角依然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丑八怪,没人要!” “我弄死你!”啪,钟离陆言纷纷石化,看着自家眼冒金星的主子,再看看用木屐当杀人武器的妖魅少女,凌乱万分,难道这年头,木屐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武器吗? 宫雪衣脸色憋得铁青,那到底是什么,石头?铁块?不可能是木屐,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穿的是什么,竟然拍得他脑门发晕,就算浑身是伤,流血过多,也不至于被人拍了这么一下,就有种天昏地暗的感觉! “死……女人……” “咦,还没死?”啪,令人目眦欲裂肝胆俱裂的第二下再次拍在了宫雪衣的脑门上,不负众望,宫雪衣连续挨了两下之后,终于昏天暗地,晕死过去。 “主子” “主子” 两人异口同声的惊叫,不是吧,不是吧,自家腹黑无耻,强大无比的主子,竟然被一个小巧玲珑阴险狡诈的少女,用木屐给拍晕了!梦幻了吧,一定是梦幻了! 拍拍手,云破晓满意的再次把木屐穿在脚上,莹白的脚丫子鄙视的竖起大脚趾,末了还很不解恨的在宫雪衣的小腹上踩了几脚。 钟离和陆言看着都觉得很疼,这个女人是有多记仇,只因为主子的几句话,赏了他两板砖,还踩了他无数脚,这就是传说中的百倍奉还吗?会不会从此不举?会不会断子绝孙? “你死定了……”钟离吞了吞口水“你脚下踩的男人可是南国手握重权,阴险狡诈,腹黑无耻,睚眦必报,斤斤计较以下省略一万字……的一字并肩王宫雪衣。” “哦,本少还是古武世家排名第一,阴人第一,扁人第一,吃货第一,偷懒第一以下省略一万字……的无良少主。” 钟离下巴落地,古武世家,哪一家的少主如此的嚣张蛮横不把他家主子看在眼中,还是个什么什么都第一的无良少主!四国只怕都找不出这样不要命的吧! “还有,看看,就这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的弱不禁风的小白兔哪里像个男人,说他是个男人,都侮辱了男人这两个字!” “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给本少拿出来。”某无辜少女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伸手将木屐握在手中,掂量着,笑得天真无比。 钟离陆言不明白的看着云破晓“姑凉,什么意思?” “打劫!” 哈……打劫,钟离陆言瞬间凌乱无比,这人真的是主子召唤来拯救他们于水火的吗?他们感觉这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这姑凉是来克他们折磨他们的吧! “姑凉,别开玩笑了……”钟离陆言颤抖的开口,只是刚说完,就看不到他们家主子黄金比列的身材在夜风中摇摆,戳瞎双眼,这姑凉太剽悍了,竟然连衣服都不放过,把主子扒得只剩下一条亵裤!扒了也就罢了,竟然还对他们家主子上下其手……喂,姑凉,我家主子不让人近身的……云破晓丝毫不理会叫嚣的两人,目光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某人两腿之间的玩意,嘟囔一句,真小……钟离和陆言风中摇摆,不敢置信,爷醒了一定会杀了她,绝对的! 云破晓把玩着手中打劫来的精美镯子,转过身抛来抛去看着石化的两人“你们俩,是自己动手,还是本少亲自动手扒光你们?” 钟离目光微微闪烁,震惊的看着云破晓手中抛来抛去的镯子,那是……陆言给了钟离一肘子,将他想说的话给打了回去,随即快速的将两人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掏了出来,一副献媚的表情送到云破晓的手中“姑娘,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在这里了,您笑纳。” “孺子可教”云破晓笑呵呵的捞走三人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悠哉悠哉的踏着木屐离去了,啪啪的声音,听在两人的耳中,仿佛是魔音入耳,让两人不寒而栗,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啪嗒的木屐声音才消失不见,两人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太可怕了!” “太无耻了!” “只是,陆言,那个镯子是……” “嗯,我知道,你以为咱们爷吃了这么大个亏,被人说那玩意小,会心甘情愿的咽下去?更何况,夫人不是一直逼着咱们给主子找个女人成家生孙子么,有人送上门的抢那玩意,咱们也乐得顺水推舟,既完成了夫人的嘱咐,又没背叛爷,毕竟那是人家姑娘自己抢去的。” “聪明!” “那是自然,好歹我也是爷身边的一大智囊!” 两人乐呵呵的同时转身看某位人间悲剧的王爷,有史以来第一位被木屐拍晕的王爷,被姑娘扒光的王爷,被人家抢了象征他娘子身份的紫凤镯,不知道王爷醒过来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只不过这个全身绑着绷带的男人是谁? “啊,王爷……”惨叫声在树林中,惊起了无数的飞鸟。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展开内容+
  • 应用截图
  • 应用截图
  • 应用截图
close

玩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
Copyright © 2010-2017 小说库(http://www.bz55.com)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40066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