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爱你一生

爱你一生

爱你一生
9.0
应用类型:言情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8MB 应用平台:
标签:
爱你一生木清竹阮瀚宇全文阅读 爱你一生木清竹阮瀚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你一生是本很火热的现代长篇言情小说,又名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主角木清竹阮瀚宇,她曾爱他上瘾,如愿嫁进豪门的她却心如死灰,逃离去了美国。 “陪我一夜,我就答应离婚。”三年后再见面时,他却提出了屈辱的卖身要求…… 当真相渐渐露出水面,幡然醒悟的他这才发现原来…… “谁也无法抢走我的女人和孩子。” 他痛心疾首,奶奶下令,限时复婚,他开始困难重重的追妻之路,只是这一切还能回到最初吗? 爱你一生木清竹阮瀚宇全文阅读 爱你一生木清竹阮瀚宇无弹窗在线阅读

爱你一生小说简介

“阮瀚宇,你凭什么指责我?我有责任与义务陪着你泡妞,替你们拿东西吗?不要以为你有钱,就可以在我面前无限的为所欲为,告诉你,我是不会屈服的,我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你们的玩物。”所有的委屈喷涌而来,木清竹情绪也难控制,彻底暴发了,她泪流满面,大声反抗,瘦削的肩膀一耸一耸的,因为激动胸脯剧烈起伏着。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爱你一生小说试读

第一章 “说吧,找我什么事?”五星级酒店奢华的总统套房内,阮瀚宇浓密英挺的剑眉微拧,慵懒随意地坐在真皮沙发上,完美修长的双腿微跷着,尊贵如王者,俊美绝伦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冷地问道。 木清竹心底涩痛,早已习惯了他的冷漠与疏离,只是心还是像被刀割在痊愈的伤口般,痛得难受! 她嘴角动了动,眸色暗沉,淡淡一笑,干脆利落的说道:“我同意离婚。” 阮瀚宇一怔,对她的回答很感意外,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眯起,抬眼打量着她。 面前的女人穿着深V型露肩纯白的雪纺短裙,腰身紧束,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恰到好处地显摆出来,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显得漫不经心,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 一个谈离婚的女人竟能如此镇静,还笑得灿烂,正合她意吧! 阮瀚宇墨曈里浮光跳跃,心里升起股怒火,脸上挂着冷冷的笑! “不过,我有个条件。”木清竹轻抿红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我要五千万的赔偿。” 果然是有备而来,而且胃口可不小! 阮瀚宇嘴角的寒意幽深,俊美的脸上满是鄙视与厌恶,不就是为了钱吗,早在意料中了! 他慢慢点了根雪茄,猛地吸了口,烟雾缭绕中,木清竹看不清他的表情! 什么时候他也开始抽烟了?木清竹暗暗心惊,以前的他从不抽烟,身上永远是那种淡雅清香的薄荷味,让她沉醉! 心底的痛渐渐蔓延开来,恍如针尖扎在心房上,密密匝匝的围着她! 为了能有勇气说出这句话,自从医院出来后她就在不断地说服自己。 三年前,他就提出了离婚,她没有答应! 还在很小的时候,她就爱着这个冷漠俊美的男人了,多少年了,爱他似乎已成为了生命里的一部份,就算他冷若冰霜,弃她如敝帚,她也从没有想过要离婚,为了逃避,她独自去了美国。 可就在前几天,她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爸爸在车祸中去世了,妈妈还躺在医院里。 他深眸里流露出来的鄙夷不屑的光,刺得她胸口生疼,可一想到巨额的医疗费,她真的没有选择了! 空气里流淌着不安与浮躁的气氛。 阮瀚宇沉默着熄灭了烟头,鹰隼的双眼定格在她深V的衣裙里面那条深深的沟里。 这个女人离开他三年了,这三年里她到底跟了多少男人,到底要有多饥渴?今日竟然穿成这样来勾引他,为了钱,真的厚颜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么? 心头怒火如同喷涌的岩浆,阴冷的眼里射出来的是烧红的刀子,可体内却夹杂着一股浓浓的邪火,让他口干舌燥,浑身躁热! 似乎自见到她起,这股邪火就开始暗流涌动了! “陪我一夜,我就同意。”他一条长臂搭在沙发背上,头微偏,眼神冰冷,厚薄适中,弧线优美的红唇漾起轻蔑嘲讽的笑,浑身散发出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 他把她当成了什么?木清竹倒吸口凉气,浑身一颤! 三年了,他对她的恨更重了! 寒意从脚底窜起,冷彻全身,心中隐藏的那点期望如同跳跃的火星子一点点熄灭,纯白的雪纺裙衬得她娇美的脸毫无血色,曾经的坚持也一点点被吞噬! 是的,他永远都不可能爱上她,这只是一厢情愿,自取其辱! 在美国打拼三年了,也练就了她能屈能伸的性格! “成交!”木清竹微微抬起头,从精致的皮包里拿出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递给他,“阮大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今晚过后,我们再无瓜葛。” 很好!阮瀚宇额角的青筋跳了下,冷冷一笑,朝她勾了勾手指。 木清竹忍住羞辱,略微走近一步,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浅笑,妩媚而又迷人! 阮瀚宇鹰兀的双眼夹着火辣的目光注视着她,就在刚才一瞬,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悲哀无助的小女人,心里竟会莫名的痛了下,这是怎么了? 一定是幻觉,只一秒,面前女人的脸上堆满了媚笑,让他反感之极! 他怎么可能怜惜这样的女人? 木清竹从他黢黑冰冷的眸里瞧到了自己眼中的那丝胆怯! 心跳得厉害,这一刻,她很想转身就跑,可这个念头只在脑海里闪了下就被她否定了! “取悦我。”阮瀚宇的声音冷厉而霸道,他斜靠在沙发上,头微微昂着,微微松开了领口,浑身冷漠得不近人情。 取悦?木清竹有点不知所措! 结婚这么多年,他喜怒无常,对她冷若冰霜,他们之间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如果不是结婚那晚他喝醉了…… “怎么,没有诚心?那就请你出去吧!本大少可没有这么多清闲时间。”看到木清竹站着没动,男人冷冷的说道。 死就死!木清竹牙齿一咬,脸胀得通红,猛地俯身捧起他的唇就啃下去。 她的红唇贴着他冰冷的唇,带着淡淡的清香,阮瀚宇有片刻失神。 这是结婚以来她第一次主动吻他,可这哪里是吻?分明就是在啃骨头,想起她在装清纯,他只觉一股无名的怒火袭上心来。猛地将头一偏,木清竹的吻落空了,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入他的怀里。 “如此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了?”阮瀚宇声音冰冷,浓浓的男人气息夹着炙热的呼吸喷洒在木清竹的耳鼻中,还来不及脱身,一只铁臂就把她拎了起来,狠狠地摔在了软床上。 男人有力的大手迅速扯掉了她身上的衣裙。 洁白莹润的肌肤,凹凸有致的曲线,呈现在他面前,带着致命的诱惑! “这可是你自己愿意的。”阮瀚宇嘴角噙着冷冷的笑,猛地俯下头吻上去! 她的美好,早在那个夜晚他就领教过了,只是,越是美丽的女人,越善于伪装,他十分讨厌! 此时想要得到他的怜惜,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 干涩的痛很快就穿透了木清竹的身体,她的心很痛很痛!曾经,她迷恋着他。可他对她,只有冷漠和粗暴。 这一夜只是一场交易!木清竹很清楚! 既然有些东西必定要付出,那就快乐点吧,因此她痛并快乐着!更何况,面前的男人还是她一直深爱着的! 当迷糊的意识渐渐苏醒时,已是凌晨了,木清竹浑身撕裂般的疼痛! 她哆嗦着爬起来穿戴整齐,疼痛让她皱起了眉,可脸上却笑若桃花。 木清竹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笑起来眉眼弯弯,让人不得不惊叹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就像现在,她家破人亡,甚至与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逢场作戏,她也是笑得从容自若。 阮瀚宇正站在落地窗前,淡黄色的灯光圈映在他身上,修长挺拔的背影略显落寞,目光深沉而冷漠! 终于结束了吗?木清竹感到一阵轻松,心,却沉重得透不过气来!前面的路将会很艰巨,这一切才只是刚刚开始,她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我可以走了吧!”木清竹神情冷冽,一字一句地朝着阮瀚宇说道。 刚走几步,又掉过头来,扬起手中的支票,朝着正面无表情注视着她的阮瀚宇淡淡一笑道:“再见,前夫!” 木清竹优雅地朝他挥挥手,轻飘飘地走了。 阮瀚宇的身子有些僵硬,目光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第897章 阮家俊抬头看她,忽然笑了:“清清,你凭什么说这个话?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凭什么说这个话?就凭我现在在阮氏公馆里当家,我就有权要你跟我回去。”木清竹冷哼一声,理直气壮地说道,“你是阮家的子孙,奶奶当初赶你出来,也是迫不得已,是个男人,犯了错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现在你这是什么心态?似乎对每个人都有恨一样,难道这一切都是别人强加给你的吗?要知道奶奶是多么希望你能改好,她现在又是多么的想念你。” 木清竹真恨不得给他一巴掌,好打醒他。 看他现在这个样子,不修边幅,已经跟个乞丐差不多了,可他那点可怜的自尊与小心眼还在那里较着劲。 同样都是男人,同样长得高大帅气,可内心的想法差之千里。 “奶奶希望我好,想念我?”阮家俊怔了下,很想笑,“你错了,在奶奶的心里,只有你的老公阮瀚宇,他才是她的亲孙子,我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个庶出的野孩子而已,没人疼没人爱的,那个阮氏公馆就是不赶我走,迟早我也会走的。” 这话一说出来,差点让木清竹气晕。 敢情这家伙还真的一点长进也没有,这心态还是那么的阴暗。 “阮家俊。”她再也忍不住了怒火,怒喝出声:“你这是什么心理?奶奶现在身体不好,天天都在念叨着你,担心你在外面的生活状况,那年,如果不是奶奶的决策,你现在还能走出监狱吗?只怕我爸爸的死全部都赖在你的头上了,枉你身为男人却一点也不知道老人家的心思,再这样下去,没有谁能救得了你。” 木清竹真的很气愤,本来想看看他,带他回去的,现在阮家有难,奶奶身子不好,起码他应该回去看看奶奶的,可这男人还真是混帐,好像全天下的人都负了他似的。 这都是什么人啊 阮家俊的脸有些紫胀,木清竹的怒气,让他有一丝心虚,对着木清竹,他总是底气不足的,而且他竟然发现,他其实是有点怕她的。 “阮家俊,奶奶现在身子已经很不好了,阮家也遇到了困难,我亲自找过来,把这些告诉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就住在洛杉机阮氏集团的厂房里,明天早上就会回A城,如果你想好了,那就跟我一起回去,如果你不愿意回去,到时可别后悔。”木清竹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后,扭转了身要离去。 “清清,奶奶身子很不好了吗?”阮家俊似乎这个时候才想起了这个问题来,有点心焦地问了出来,小时候,每每回阮氏公馆都是奶奶带着他和清香睡觉的,那时的奶奶亲自照顾着他们二兄妹,怕他们被人伤害,总是呵护备至,渐渐清醒过来的头脑,乍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全是难过。 他恨奶奶,当年把木清竹指给了阮瀚宇,平时,奶奶的眼里看阮瀚宇的那种赞赏与慈爱,那是看他时从来都没有过的。 他自己知道在奶奶心中的地位比不上阮瀚宇,也恨她偏心,因此,对奶奶也不是那么的亲厚,但一旦听到奶奶病重的消息,心里还是难受极了,毕竟奶奶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是那么的高大,小时候对他是那么的慈爱,这种割舍不断的亲情,让他的心颤粟起来。 他的眼圈当即就红了。 “奶奶的身子已经非常虚弱了,每天卧床不起,就算是这样,都还在念着你,担心着你。”木清竹回头一字一句地说道,说完,又鄙视不屑地说道:“阮家俊,真没有想到你竟会是如此没心没肺,甚至连张宛心这个外人都不如,张宛心听到阮家遭难后,第一个就冲了过来,与我们站在了一起,而你呢,这个阮家正牌的子孙,却窝在这里当作不知道般,不闻不问,我都替你感到悲哀。” 她的眼睛落在阮家俊的身上,脸上,淡射出来的光很冷,很失望。 阮家俊张着嘴一会儿,猛然问道:“你说什么?张宛心回到了阮氏公馆?” 木清竹的嘴角露出一丝几不可察的笑意,“所以呢,你是不是不如她?” 说完后,又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看着他惊讶而又有些惊喜的脸,嘴角动了动,转身走了。 在转身的一瞬间,她的心就定了下来。 她知道阮家俊一定会跟着她回去的。 她自信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阮家俊的视线中,阮家俊还在呆呆站着。 宛心,你回到阮氏集团去了吗?是不是还对那里有感情呢? 眼里的光开始一点点放亮,心里的那丝烦忧也渐渐消退了,想了想,他转身又走进了地下室里。 木清竹回去时,梁泽熙已经在等着她了。 “丫头啊,你终于来了。”梁泽熙看到她,迎了上来,语言亲切,脸色可一点也不放松。 他在汽车上面摸爬滚打了一辈子,这样的事,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其利害了。 “梁老好。”木清竹微微一笑,神色平静,神情也很淡定,眉眼间都是笑意,看不到一点焦虑。 梁老暗中点了点头,这丫头果然能成大器,在如此大的风浪面前,还能如此的镇定,确实难得。 文尚清也在办公室里,看到木清竹进来,就要退出去。 “文经理,留下吧,今天我有事情要说。”木清竹及时叫住了他。 三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 “梁老,现在全部工厂马上开始生产智能车载系统,一个月之内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木清竹刚坐下后就郑重地提出了问题。 智能车载系统?梁泽熙惊愕了下,很快就苦笑了。 这种高科技的系统,目前来说,全球还只有景瑞集团研发出来了,阮氏集团毕竟起步较晚,目前还在测试阶段,现在就要完成,似乎太难。 当即摇了摇头,叹息道:“丫头,这个可不是想就能成功的。” “是的,”木清竹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道:“但是,现在,景顺集团已经同意转让这个技术给我们了。” 木清竹如此轻松地接着说道,“明天文经理就可以去景瑞集团找他们的技术人员,我现在想知道的是,如果有了这个技术,那么,一个月内能不能生产出一批智能车载系统来?” 木清竹的眼睛郑重地看向了梁泽熙。 这个在汽车方面有着独到经验的老人,他的态度很关健。 梁泽熙惊诧了,景顺集团竟然在这个危难关头愿意转让这项技术,这要有多高尚啊?从来同行业的竞争都是残酷的,不落井下石就已经是很不错了,而这种雪中送炭的事,还真的奇迹般出现了。 一会儿后,他缓过神来,神情激动地答道:“这完全没有问题。” “那好,一个月后,我们阮氏集团的车改头换面,重新开始发展。”木清竹听到了梁泽熙的果断回复后,心中一喜,马上开口了,“一个月后,我会派人来重新注册公司,在这个基础上整合整改,目前来说,我们阮氏集团的车款模型配上全球独一无二的先进车载导航系统,相信在欧洲这个领域很快就会独占鳖头的,至于过去了的,就这样过去了吧。” 这话一出口,梁泽熙与文尚清很快就明白了木清竹的用意了,脸上都露出了惊喜之色,梁泽熙更是微笑着点头,对木清竹的决策赞赏有加。 接下来,他们三个就开始商讨起细节来,整整开了一个下午的会议,直到很晚时才敲定了细节。 这一步棋,只在一个月后,阮氏集团在国外的车就改头换面,重新开始向市场进发了,虽然国内还是停滞不前,而且还陷入无限麻烦中,但大的关健市场却稳稳占据了,甚至比以往还要好,对于阮氏集团的生死存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天空湛蓝,白云朵朵。 木清竹站在机场的入口,看着人来人往的人流,车流,飞机轰轰的降落声,忽然有种在梦里的感觉。 那年,她与阮瀚宇在洛杉机敞开心扉,感情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虽然后面诸多不顺,但他们的感情却由此稳定下来了,对这片土地,她真的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 站着,再望多了一眼,扭头准备进入机场大厅。 后面似乎有人在跟着,她前进一步,那个脚步就跟着前进一步,她停下来,那脚步就适时停了下来。 她凝眉,猛然回首。 那个人影似乎转身想跑,可终究是停了下来。 阮家俊手中提着一个小包,正在后面站着,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眼神里的光有胆怯,不自信,甚至像做错事的孩子乞求得到宽恕般,怯怯地望着她。 木清竹一时哭笑不得,狠狠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她掉转了身,继续朝着车场走去。 阮家俊就紧跟在身后,寸步不离,恍若木清竹随时会消失了般,而他就会永远回不去那个家了。 这些年,在监狱里,在美国,他是卑微的活着,毫无尊严可言,甚至在心里怨恨阮氏公馆里的无情,恨那里的每一个人。 可当木清竹找到他时。 那一刻,这个女人在他的形象中完全变了。 她现在是他的家嫂,阮氏公馆的当家人。 除了仰视,景仰,她在他的心里只有威信了。 他跟着她,似乎在找回家的路,在迷雾中寻找那个方向。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展开内容+
  • 应用截图
close

玩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
Copyright © 2010-2017 小说库(http://www.bz55.com)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40066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