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小说 > 无路可退

无路可退

无路可退
10.0
应用类型:耽美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7.84M 应用平台:
标签:
《无路可退》是作者北南写的一部耽美小说。林予想赌一把,幽幽然地问:“……姥姥,你是不是姓孟?”孟老太急忙答应:“这也能算出来?!”“那就是了。”林予点点头,用瞎眼对着萧泽,泪落无声,“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相见,你就是我素未谋面的——”又气沉丹田:“——表哥!”……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long8cc龙8首页_long8cc龙8国际|龙8国际娱乐long8.cc

《无路可退》小说简介:

萧泽科学地活了二十多年,没想到有一天会从天而降一个摆摊算命的神棍表弟。小神棍又瞎又二,自称算命看相解字星座样样皆通,整天吃他的喝他的,还用瞎眼看他的肌肉和小电影。 谁知表弟是假的,眼盲是假的,但林予却是真·神棍。可他什么都能算,唯独算不出来萧泽的命运。

《无路可退》小说试读:

阴雨绵绵,开着越野在高速公路上跑,两边都是深绿色的山,听着首粤语老歌咿咿呀呀,也没什么高兴事儿,于是忽然就有了赴死的勇气。 “萧队,下坡限速!” 对讲机里传来同事的声音,萧泽回神,吸吸鼻子放缓了行驶速度。仪表台上的对讲机又响了,同事说:“萧队,前面的服务区要停一下,王老师想喝杯热茶。” 喝你妈喝。 萧泽没应声,伸手把对讲机关了。他换道准备驶向服务区停车,雨小了,顺手关了雨刷,后面跟着的四五辆越野相继停下,同事们从车里鱼贯而出。 萧泽淋着雨去超市买了包烟,看见王老师正在抱怨茶叶犯了潮。 “萧队,天黑前能不能到啊?”对方抬眼看他,随口问道。 “看限速路段有多长吧,一小时差出二十公里,能耽误不少工夫。”萧泽把烟点着,在屋檐下吐了口烟圈,“我带陈风连夜回,你们晚了就找地方住一夜。” 王老师一听“陈风”便没再说话,自顾自去接开水,萧泽也没想继续听对方说话,进入雨中径直走向了车旁。 开门上车,他靠着座椅抽烟,降下车窗后钻进来一股风,把烟味儿吹散了不少。他看着细密的雨丝,张口说道:“这烟呛得慌,比那年在滇南山区买的蓝包还难抽。” 他说完又吸了一口:“反正你也闻不见,凑合抽吧。” 最后一截燃尽,萧泽把烟头摁灭,然后侧身整了整盖在副驾上的外套,外套底下是个骨灰盒,里面是他的队友陈风。 再次启动上路,萧泽没忍住又说了一句:“你他妈救那个老傻逼干什么。” 他们地质考察队远出做过多少次研究,遇见过多少次危险,受过伤也落下过病,但大家都习惯了,一腔热血常年咕嘟冒泡,那点艰苦还不至于凉了谁的心。唯独总有四体不勤的领导时不时恶心人一把,比如为了一己成绩牵累整队。 甚至被下属豁出命救了,还他妈有心情泡茶喝。 天气炎热,快速腐坏的尸体无法运回,家属也无法第一时间赶来。在当地火化后,萧泽作为队长和朋友,把陈风的骨灰带回了本市。 近一个月的外出考察,家里的地面桌面都蒙了层灰,萧泽在陈家帮忙料理完后事才回来,一点收拾打扫的力气都没有了。 扯了块干净的床单铺上/床,他倒头就睡。手臂上的伤口一直没处理,已经有些发炎,他浑不在意,没几分钟就进入了梦乡。 窗外天亮又天黑,等又要天亮时,萧泽才醒。他迷瞪了片刻,然后起身去包里翻出了笔记本电脑。噼噼啪啪一通敲打,毫无停顿地写了份辞职申请。 忽然不想干了,没劲。 高薪厚禄但是有点恶心,那就不他妈要了。 书房里的打印机叫唤起来,萧泽觉得那动静格外悦耳,不像在海边撒骨灰时的风浪声,总叫人眼红。他彻底醒了盹儿,把规规矩矩的三居室打扫干净,又洗澡换了衣服,去单位前还绕路洗了趟车。 刚进研究院的大门,看门师傅打招呼:“萧队来了,考察回来不是休两天假么?” 萧泽回道:“我不干了。” 看门师傅乐呵呵的,以为他开玩笑。 驶进停车区域,萧泽熄火后握着方向盘摩挲了两下,用了好几年的车,貌似还有点稀薄的感情,但也就那么两三秒而已。 一路大步流星,他直奔办公室递了辞职报告,连句寒暄都懒得给。院长先是有些懵,随后问东问西地挽留,软的不行才来了硬的,直接给他办了休假,辞职申请被彻底驳回。 萧泽不欲纠缠,正好手机也响了,显示着“姥姥”俩字,跟骂人似的。 “喂?姥姥。” “你是不是回来啦,我昨天下飞机都夜里了,没顾上问你。” “你又去哪玩儿了?” “我去澳门赌了两把,把这月的退休金都输没了。” 萧泽拿上休假单走人,听着老太太在手机里叨叨,他家里没米没菜,干脆离开研究院后直接打车奔了一号博士宿舍。 博士楼的公寓是萧泽姥爷的,但是姥爷已经归西好多年了,只剩个不着调的姥姥。一梯一户,萧泽刚出电梯就听见了隐约的音乐声,开门进家,入眼就看见孟老太仰着头吊嗓。 空巢老人不是都抑郁么,这老太太怎么成天打了鸡血似的。 孟老太听见动静回了头,把音乐一关,接下来就要嘘寒问暖。萧泽心里门清,往沙发上一坐,二话没说直接打开包拿出来三万块钱。 顺便嘱咐道:“省着花。” “我知道我知道,下个月发了退休金就还你。”孟老太把钱收好,“我也没想到会输那么多,明明头几把还挺旺的,澳门这个伤心地,我以后可不去了。” 萧泽问:“你不是跟团去泰国了吗?” 孟老太答:“先去的泰国,我还看了跳脱衣舞,忒热闹了,下回你也去看看。” 萧泽无语道:“你一个老太太看什么脱衣舞。” “男的能看,老太太不能看啊?”孟老太瞅瞅钟表,“一个月没见,我瞧着你阴沉沉的,得喝两盅靓汤补补,晚上别走了。” 在博士楼睡了一宿,好汤好菜伺候着,萧泽放松了不少。但他一睡着就做梦,梦见出发前点数,陈风站在最前面归置行李。 梦见出事的时候,陈风跌进激流,直接撞死在礁石上。 萧泽猛地睁开了眼,可梦还没结束,他背着陈风回营区,在同事的哭声里,在王老师惊魂未定地长吁短叹里。 他染了满身的血水,鼻息间萦绕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萧泽睁着眼做完了这场梦,然后了无睡意地捱到了天明。 祖孙俩出门晨练,到附近的公园门口分手,孟老太去公园吊嗓子、跳舞,萧泽沿着街慢跑。暑天二十四小时都热,随便跑几步就会流满身的汗,萧泽跑了五公里,像淋了场雨。 八点了,他沿着花圃往公园后门走,那边有间茶楼,他要和孟老太吃完早茶再回去。 孟老太跳完舞心情舒畅,正和舞伴张大爷边走边聊,张大爷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29”,说:“这会儿肯定轮到我了。” “这还拿号呢,干吗去啊?” 张大爷神神秘秘地小声说:“算命。” “真的假的,您别上当受骗。” 张大爷信誓旦旦:“林老师就没出过错!” 现在的老师可真不值钱,连公园外面摆摊算卦的也称之为“老师”了。 孟老太将信将疑,跟着张大爷就从偏门出去了。其实公园外面常年有老头老太太摆摊算命,但压根儿就没人信,谁知沿着栅栏走了几步,看见一处摊位前排着长队。 别的摊位就一张塑料纸,上面画着八卦图,算命的人坐个马扎就完活儿了。这处不同,还有桌椅,桌子上还放着地球仪,地球仪表面糊着张纸,纸上写着字。 桌后面坐着的既不是老头,也不是老太太,居然是个干干净净的男孩子,看着也就十七八岁。 “林老师,到我了吗?”张大爷拿着号码坐下,从包里拿出一瓶冰镇酸梅汤,恭恭敬敬的,“林老师,这是给您带的,您解解暑。” 那位林老师带着太阳镜,有些迟疑地伸手接过,谢道:“客气,你转一下吧。” 张大爷转动桌上的地球仪,随后一指点在上面:“林老师,转到‘掌运’了。” 孟老太不明所以,见张大爷伸出右手,才嘀咕道:“就是看手相呗。” 众人围成一圈,密不透风,那位林老师握着张大爷的手摩挲,指尖顺着掌心的纹路游走,然后捋过手指,目视前方,脑袋都没低。 这时孟老太看见桌角上还贴着个二维码,写着“林予”,合着还能手机支付。 张大爷手心出了层汗:“林老师,怎么样?” 林予说:“最近有家人要外出吧,是不是你也打算去?” 张大爷惊道:“我儿子下礼拜出差,要带我顺便玩两天。” “你别去。”林予面无表情,“你老伴有困难向你求助,这是你们感情升温的好机会。” 张大爷小声说:“我老伴死了好多年了。” 林予这才笑笑:“你不是正在交往着一个新的吗?” 张大爷红了老脸,点点头结束了这场短暂的测算。排在后面的人顶上,转到什么测什么,也就是三两句的指点,但全都测得极准。 公园后门,萧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拎着瓶水沿栅栏溜达,隔着十几米的时候看见了人群之外的孟老太。 “姥姥,等你半天了。”萧泽走近,朝人群里瞄了一眼,“非法传教呢?” 这句话嗓门不小,林予听得一清二楚。其实带有色眼镜看他们这行的人多了,但这么不知遮掩的他没遇见过几个,何况还当着这么多客户。 于是他清清嗓子,准备震一下那个二百五。 正好孟老太凑到了前边:“小伙子,你给我也瞧瞧?” 林予握住孟老太的手,五根手指头,三根带着戒指,有金有银有宝石。他迅速摸清了老太太的秉性和命数,甚至脑中已经盘旋起了对方的前世今生。 插过队,下过乡,连衣裙没流行的时候就敢去蹦迪,把一个月工资全买成了桃酥和牛乳糖…… 而且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林予开口:“最近是不是破财了?” 孟老太猛点头:“输了一大笔!您算出来了?!” 林予忽然心跳加速,似乎想起来了这老太太是谁,但是又不敢确定,一时间有些犹豫,拖延道:“无儿无女无伴侣,您好好照顾自己。” 这也算出来了?准极了! 孟老太把萧泽拽到身旁:“不怕,我外孙子本事。” “咣当”一声!桌子差点掀了! 林予迅猛起身,椅子翻倒在地,他盯着萧泽看,不知为什么心跳已经加速到了极限。可是脑中却空白一片,如至空无一人的茫茫大地,既望不见过去,更瞧不到将来。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展开内容+
  • 应用截图
close

玩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7 小说库(http://www.bz55.com)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40066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