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花都的寂寞爱情

花都的寂寞爱情

花都的寂寞爱情
9.0
应用类型:都市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8.1M 应用平台:
标签: 都市小说
《花都的寂寞爱情》是一部热门言情小说,主角是付春归,我二十岁做了花都的头牌,五年来前尘往事像鬼追着我跑,后来很多人都想得到我,寂不寂寞的,点支烟也就无关紧要了……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long8cc龙8首页_long8cc龙8国际|龙8国际娱乐long8.cc

《花都的寂寞爱情》小说简介

我二十岁做了花都的头牌,五年来前尘往事像鬼追着我跑,后来很多人都想得到我,寂不寂寞的,点支烟也就无关紧要了。我站在金碧辉煌的这道墙内,所有的唾弃都拦在门外。可是......嘘——如果你也见过我,我一定告诉你,这辈子,我只爱过那么一个男人......

《花都的寂寞爱情》小说试读

我忍不住开始呕吐起来,吐得床上枕头上到处都是,朱启东有些嫌恶的看着我,用枕头捂住了我的脑袋,我开始喘不上气来。 我顺过起床边的钥匙一把插在朱启东的脑袋上。 拿掉枕头后看见了一床的血红,一片狼藉,我狠狠地把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地朱启东推到了地上,他就像一团死肉一样,落在地上“啪嗒”一声,在没有了什么动静。 只有他脑后不停流出来的血迹提醒着我,这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记忆一下重合,我仿佛陷入了一场宿命的循环里。 我不知道他死了没有,我也不在意。我只是伸手狠狠地抱住了自己,我整个人都在不可抑制地颤抖着。 顾雪进来,看到地上躺着的朱启东惊叫一声:“你这个***!你干了什么!”说完慌慌张张地跑出去打电话了。 我害怕得要起身逃跑,可腿软得压根走不动路,一脚踏在地上,就狠狠地摔倒了。 没过几分钟,朱启东就被一群浑身带着酒气,身上纹了各式各样纹身的人带走了。 临走前,那群人吹着几声浑浊的口哨,眼睛迷离地朝我看过来。要不是朱启东的伤势不容耽搁,我知道他们肯定会向我冲过来。因为这样的眼神我太熟悉了,付国强、朱启东,他们都对我露出过。 我环抱着自己一晚上没闭眼,全身抖得厉害,喉咙里大片腥甜的味道涌上来又压下去,冷汗已经浸湿了后背,顾雪一晚上没回来,门口一直有持续不断的撞击声,醉酒的人大吼着开门,说着下流的话。 我用力捂住耳朵也无济于事,内心痛苦的想着,顾雪究竟把我带到了一个什么地方。 第二天天亮,我拉开门一路小跑到了学校,浑浑噩噩地上了半天课。 程于菁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的监护人是顾雪,连着一上午,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付春归的继母是个千人骑的**,是只野鸡。我心里已经非常清楚顾雪的职业,但是一切都晚了,从我走进这座城市的第一步起就晚了。顾雪扣住了我所有的证件,我像个**一样被掌控了。 我知道一定会有什么等着我,只是我没有想到会来的那么的快,那么猝不及防,让我连一个缓冲准备的时间也没有。 “你阿姨来帮你办休学手续。”下午,班主任直接把我叫到办公室。 我偏过头,顾雪正勾着笑看着我。昨晚的记忆涌上来,我拼命摇头往后退,顾雪直接上前把我扣住。我没想到一个女人的力气居然大到这样的地步,他的胳臂就像是两个铁钳子,让我完全挣脱不开。 回到平房,朱启东正坐在那张开裂的沙发上慢慢地抽烟,他的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看上去更加的可笑,像是没长毛的芋头,我突然有点想笑。 我后悔那天晚上在他倒下的时候没有补上一刀,让他再也没有办法睁开眼睛。 顾雪死死地把我压在沙发上,让我完全动弹不得。 朱启东走到我身边,伸手摸着我的脸:“春归,你长得真漂亮。”我的身体微微地颤抖,我狠狠地转过头,离开他的手。 我记得那天晚上他也是这么说的,说我长得真漂亮。 “你们放开我。”我强作镇定地说道:“这是违法的!” 顾雪却痴痴地笑了出来,眼里强大的恨意毫不掩饰:“放了你?我费了那么大劲才把你弄到手,你让我放了你?”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把她的衣服给我脱了。”朱启东不耐烦地说道,示意顾雪动手。 顾雪一只手控制住我,一只手开始扒我的衣服,我吓地惊叫起来,拼命地挣扎:“你放开我!顾雪!” “朱启东!”我大声地叫着他的名字,冷静下来说道:“我会去告你!我告你**未成年人!你说**罪会被判几年?” 我的指甲狠狠地掐进自己的手掌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就凭你?你以为别人会相信吗?或者你觉得你还能走出这栋房子?”顾雪轻蔑地说道,一边伸手拍了拍我的脸:“和我斗,你还太嫩了点。” 顾雪是生了把我困在这里一辈子的心思了。 “是吗?那我们就一起去死!。”我死死地盯着朱启东看:“朱启东,我不怕死,你怕吗!”在我还没有深爱的人热爱的事情之前,就像现在,我一点都不畏惧死亡。 朱启东看着我狠厉的眼神,突然有些退缩了。鱼死网破的精神大概就是从这里生长的, “春归。”朱启东用安抚的语气说道:“春归,你冷静一点,为什么不待在我身边呢?我可以给你买所有你想要的东西,漂亮的衣服,首饰。” “只要你听我的话。”朱启东诱哄道:“我可以让你上最好的学校,你可以吃很多你从来没有吃过的好东西,怎么样?” 我狠狠地攥着手心,把脸上的神情敛去。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很多不幸的人,就像我。 墙上的钟滴滴答答地响。 朱启东那张肥胖的脸上浮现出恶心的笑意,慢慢靠过来。我大吼一声,用力打在朱启东的脸上,手心立刻沾上了黏腻恶心的汗液。 顾雪立刻上前一手抓我的头发,“啪!”两个耳光不间断地打了下来。我痛得张不开嘴,最里面那颗牙也开始松动。她手一松,我立刻倒在地上,坑坑洼洼的地面把我整只手磨出几道血痕。 顾雪不解气地踹着我的肚子:“让你作妖!妈的,我还治不了你这个小**了!” “跟我装什么清纯!小**!”顾雪狠狠地踹在我的腰上,背上,肩上。我痛得死去活来大声哭嚎, 顾雪像是在发泄一样,眼睛瞪得快要冒出血光,她丝毫不顾形象,一边踢一边破口大骂,唾沫星子像雪花一样喷到我身上。我说不出话来,到后来连哭声也是断断续续,肚子被踹得跟打了结一样搅在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雪才停下喘着粗气坐到一边。朱启东向我走来脖子上的金项链一晃一晃,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粗声道: “小**,别反抗了,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里。” 我被打得浑身发抖,害怕地蜷缩在一起。 “就这几两肉,先养几天再给甄三爷送过去。”顾雪讨好地挽上朱启东的胳膊:“反正三爷要的就是没开苞的,我们可别坏了他的规矩。” 顾雪又冷着声朝我啐了一口。 甄三爷是谁?过几天我要被送到甄三爷那里?我按住混沌的脑袋,脸憋得胀红。我的眼皮越来越沉,胸口越来越闷……我就像砧板上的一块肉,明天不知道会被送到哪里,我为什么要跟着顾雪来到这座城市……我的命还是我自己的吗…… 等我再次醒来,房子里已经没有人了。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一个趔趄就撞在了桌子上,本来就疼的肚子就更疼了。恍惚间腿上有液体流下来,算了算日子,应该就是例假来了。 一颤一颤摸到厕所换了裤子,随便垫了几张纸后我就出来了。 院子里搭了一个小木棚,水龙头是几户人家共用的,接在一个小水沟上。打开水龙头,一股散发着腥臭的水就流了出来,幸好广东的天气一直偏热,十一月份用冷水洗衣服还能忍受。 我挽起袖子,手臂上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淤血块,我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下来了。先不说顾雪已经给我办了退学手续,就算没有我现在这幅鬼样子也不敢再去学校。 “这就是朱启东的小老婆?”旁边有个穿着白色背心的光头凑上来盯着我。 我被他背心上黄色的污渍恶心得想吐,偏过头大声干呕起来。 “哟,被朱启东干过有了吧!”光头搓了搓手眯着眼露出一口黄牙:“要不要来我家坐坐啊!”他说着就要来拉我的手。 我端起衣服盆子连忙进了屋,身后那个光头还在喊:“小妹儿,我让你爽啊!” 我捂住耳朵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我今年十八岁,在陌生的城市里被人当狗一样随便戏弄,侮辱。 等我晾好衣服回到房里,一坐下门就被踹开了。我吓得连忙站起身看向门口。 朱启东被两个人架着,一副醉得七倒八歪的模样,手指虚空点着:“你们……你们看……着个小**……就是……就是,既然顾雪不在,他就给你们了!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今天!我就把她卖给你们了!”朱启东挠着肥厚的肚皮,结结巴巴地说完就倒在沙发上。 门被其中一个人砰地一声关上,我狠狠地瞪着他们,身体开始颤抖,朱启东显然想把我变成第二个顾雪。 我认识这些人,昨天我把朱启东打伤后就是这群人把他送到了医院。他们和朱启东一样,穿着泛黄脏乱的衣服,个个体型肥胖,脸上的横肉缝里藏着黑乎乎的污泥。 我脸上的眼泪还没干又重新覆上了新的眼泪,我不想哭,可是就是不由自主地感到悲哀。城市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吗,女人就像一个物品被卖来卖去。 “小妹儿,来哥哥这里。”一个男人掏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看到我一直倒退,他没好气地直接上前一把拽住我的胳膊。 我拼命挣扎着:“你放开!”边吼边用另一只手拍打他的手,可是我浑身是伤,稍微动一下就疼得嘶哑咧嘴的。那个男人显然不耐烦了,一把扣住我的下巴仔细端详。 “看这模样确实好,还是个雏吧!”他偏过头看向另一个男人。 我被挟持着不能动弹,等他凑上来的时候对着他的脸吐了一口口水。 他立刻嫌恶地把我甩到地上,狠狠地踢了一脚。我以前在村子里的时候经常下地干活,付国强每天就知道喝酒,我大冬天还要用冷水洗衣服,所以每到来例假的时候就痛得死去活来。昨天顾雪的殴打再加上今天这一脚,我几乎快要失去知觉,脸上不断冒着冷汗,只能大口大口地出气。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展开内容+
  • 应用截图
close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

玩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7 小说库(http://www.bz55.com)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4006627号-1